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想加盟刷脸支付赚钱?先清楚那些支付宝微信官方代理是真的吗
摘要

看到刷脸支付被吹到风口,当真是给了我们一个人人都能参与的商机吗?

投稿来源:商业街探案

“投十万赚百万!”

在一场召集了200多号人的招商会上,某刷脸支付服务商如此说道。具体“原理”是,缴纳10万元,就能获赠两千台市价在1799元的微信青蛙刷脸支付设备,机器卖掉后,每台机器可以拿到2100元的补贴奖励,未来还有流水分成。

看到刷脸支付被吹到风口,当真是给了我们一个人人都能参与的商机吗?商业街探案提醒您,坑多!小心!

目前市场上,有大量刷脸支付公司以代理加盟的名义招收服务商,鱼龙混杂之下,已有很多人上当受骗。有些加盟商交了钱,却发现传说中的补贴奖励根本拿不到,有些加盟商甚至发现刷脸机器本身就是山寨劣质机,不被官方承认也卖不掉,等于10万元打了水漂。更有甚者,玩起多级代理,发展下线高额返佣,成了打着“刷脸支付”的旗号,做着传销擦边球的生意。

在2019年下半年,这类骗术越来越多,连支付宝都坐不住了。蚂蚁金服在11月初发布了一条关于刷脸支付的预警公告,指出“有公司打着‘官方代理’的旗号行骗,支付宝刷脸团队已经成立了专项小组,处置了多家骗子公司,并且还要整治升级,采取法律措施。”

刷脸支付是支付宝和微信打出来的商机

“刷脸”其实早就在生活里出现了,比如很多健身房就已经用刷脸系统代替会员卡,但其缺点是布置成本高,数据需要本地采集、本地识别对比,等于一个数据孤岛,只能在健身房内部完成服务闭环,没办法产生更多的价值。

一位刷脸支付的从业者刘先生告诉商业街探案:“我们是早就知道这个扫脸技术已经有了,并且做了软件研发等相关准备,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进行市场推广,支付宝一宣布市场推广我们的业务就可以做起来了。”

这个市场推广的机会,被支付宝给挖了出来。

刷脸设备制造商钱客多在他们的招商会里讲述刷脸支付起源时,就特意提到,在2017年9月,支付宝在杭州某肯德基餐饮试点时的终端机器价格在3万-4万之间,成本很高,推广难度很大。而肯德基之所以愿意尝试,一来是因为有这个实力,还有个不可忽略的原因是其母公司百盛中国在2016年接受了阿里入股。

到了2018年11月,支付宝第一代蜻蜓F1发布,体积做到10寸屏幕,能够无缝对接收银台,重要的是价格只有2680元,这被刷脸支付人看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到2019年3月,微信加入战场,发布8寸屏的青蛙,价格在2000 - 2200元左右,而支付宝在4月迅速推出了蜻蜓F4,价格再次降低,根据进货的数量价格在1499 - 1999元不等。至此,刷脸支付在硬件上的瓶颈不再是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人对蜻蜓和青蛙生态的看法不一。

钱客多在招商会上提到:自己主要跟着微信。因为支付宝的生态相对封闭,所有生产支付宝硬件设备的企业都需要是支付宝入股的企业,门槛过高,定价限定在一个区间,不能高也不能低。而微信则是把质量标准和认证标准都列出来,只要满足要求的都可以叫青蛙,所以微信生态会比支付宝前景更广泛。

成立于2019年5月,自称做支付宝服务商的琉邦科技某负责人则告诉商业街探案:“支付宝在未来会更有影响力,因为支付宝严格进行厂家管理和价格管理,不仅对市场上混乱的市场价格有保障,就扫脸机器质量而言,蜻蜓的扫脸机确实比现在的青蛙性能更稳定。”

另一方面,支付宝和微信自然解锁了传统刷脸系统数据孤岛的问题。

很明显,只能基于本地采集和识别的刷脸支付不能算真正的刷脸支付,支付宝也好,微信也好,本身就基于二维码时代的移动支付大战建立了一套成熟的支付系统,保证每一台设备背后都有“云”的支持。

一位支付宝的内部人士告诉商业街探案:“其实在技术层面不复杂,前端通过3D结构光和红外活体检测把开通扫脸支付消费者的脸部特征数据化,回传到云端的数据库进行对比,对比成功就完成支付了。而消费者不需要为此专门拍摄照片,因为他们在支付宝建立支付账户,实名认证的时候就会上传照片,如果后端没有消费者照片,我们也会调用公安网的数据进行对比。”

该人士强调:考虑到数据安全和隐私的问题,本地设备并不储备任何现场采集到的消费者的数据,这些数据会在云端储存12个月,以防止可能出现的支付纠纷,之后也就删除了。

因此,实际上终端系统承担的就是现场采集和数据回传的作用,不需要复杂的系统,客观上也降低了终端的成本。

围绕刷脸支付行成的产业

扫刷支付的产业链围绕支付宝和微信展开。以支付宝为例,他们负责设备和数据库连接、终端安全这些基础层面的技术支持。除此之外主要是设备制造商和服务商。这点上支付宝和微信大同小异,以下以支付宝为例。

制造商主要负责设备制造。支付宝和微信掌握刷脸设备的核心部件,如摄像头。而屏幕、机身金属架、外观等部件交由官方指定的厂商来做。支付宝指定厂商有商米、马里奥、天波、禾苗等等。

服务商主要负责设备铺设。看起来制造商与服务商之间是上下游关系。不过,成规模的设备制造商大部分都有POS机和收银机背景,所以本身也有相对成熟的主流市场拓展网络,自己也是服务商。

商业街探案了解到,服务商通过刷脸支付赚钱一般有两种方式:

其一,是官方补贴,蜻蜓的补贴在0.7元每笔,每月最高400元,5个月内在去重的情况下每台补贴最高1600元;青蛙是0.5元每笔,每月最高300元,封顶奖励1000,每台摄像头完成接入并达到活跃标准可获得540元每台的奖励,这样的话最高补贴就到1540元每台。

其二,真正的“大饼”来自“流水扣点”。

实际上,在支付宝生态里,成为蜻蜓设备的服务商门槛不高。只要支付宝实名认证过,就可以在支付宝开放平台,登陆支付宝账号,填写资料,之后购买一台设备完成签约,就可以开始做蜻蜓的代理服务商了。但是仅仅成为蜻蜓设备代理服务商是没有调整费率资格的,只有成为“当面付”的服务商才有资格调整费率,获得长久收入。

这实际上是从pos机时代沿用到二维码时代的基本盈利模式。

支付宝当面付的官方费率是0.6%。但是商户如果和支付宝官方服务商合作,使用他们提供的后台服务系统,服务商可以帮助调节商家的费率,所以一般服务商可以做费率0.2%到0.6%之间的调解,目前,市面上普遍调到0.38%,也就是说支付宝官方收0.2%,服务商就有0.18%的利润空间。

因为扫码市场已经成熟,费率稳定,而刷脸支付作为新生事物,在费率上还有多拿扣点的空间,最让商家期待的是,支付宝和微信的支付之争再起波澜。

在一场线下招商会,主讲人这么给听众解释:

支付宝目前在室内支付的场景里落后于微信,使用率大概是3比7,原因是人们日常开的是微信,而切换到支付宝可能要多花几秒,“这几秒就是要命的时刻。”该主讲人说,“而刷脸支付设备就绕开了支付宝面对微信的劣势,因为人不用依靠设备和App了,而且刷脸设备具有排他性,商户总不至于装两个设备吧?所以支付宝一定要拿下这场战争。至于微信,当然必须接招。”

所以刷脸支付不但吸引了传统服务商有动力推动刷脸支付,也吸引了一批新入场的企业,也由此诞生了新的套路。

一位从业者赵先生告诉商业街探案:现在很多服务商公司都在采用后台管理软件,进行招商加盟。看起来相似的模式背后其大不一样,有很多坑埋在里面。

10万块买套OEM系统就能开始放代理

商业街探案了解到,在微信刷脸支付生态里,技术能力也同样重要。

按照系统软件售卖公司给到客户(也就是想成为官方刷脸支付服务商的企业)的说法是,微信开放了接口,但是需要一套软件和接口对接,才能控制里面的数据,比如调整费率获得收入。微信相关客服对此的回答比较模棱两可,只是说具体的问题还要问售卖系统软件的人。

那么,当前市场上刷脸支付代理加盟市场上的很多公司,既没有设备制造能力,也没有软件开发能力,那他们用来招商的系统从何而来?

据商业街探案了解,目前市面上的刷脸支付业务公司不下几百家,合作模式也是各有千秋。这里随机举几个例子:

杭州的创匠科技,以刷脸支付的技术服务公司自居。不过严格来说,他们并不能算官方服务商,只能说是刷脸支付生态中的一个环节。他们的模式主要是出售软件。以其赋能版产品为例,售价在159,800元,可以选择付首付的方式购买,首付一般先付70%,系统就可以直接使用。使用的方式方法公司不会干预,所有支付宝微信的官方补贴都是自己申请自己使用,公司无法提供,也就是说,“东西我卖给你,交给你使用方法,但是盈亏自负。”

创匠对要求合作者拥有自己的公司,并且公司可以在支付宝蚂蚁金服开放平台和微信官网申请服务商资格,通过以后才能进行下一步。不过,如果购买他们公司的系统,公司也会负责帮助商户搞定一切的流程。

而上文提到的钱客多,则是选择了做套招商加盟体系,钱客多的加盟体系为3万铜牌代理、6万银牌代理、10万金牌代理,在加盟商谈好商户后,钱客多会免费帮加盟商安装100/500/2000台设备。

除此之外,钱客多给予加盟商每台设备最多1540元的奖励。540元部分为激活商户奖励,但需要商户至少完成50名用户的刷脸支付交易。1000元部分则是基于2020年3月31日前的交易量,每笔可以获得0.5元,最多可获得1000元。按钱客多所说,这笔费用由微信支出。看起来代理费和0.18%的长期流水是钱客多的主要收入来源。

而号称具有国资背景的中简(山东)科技有限公司(产品名为“脸付”)运用了一套更复杂的体系。

脸付自己号称是微信、支付宝的官方服务商,并且招收代理推广蜻蜓和青蛙设备,其中市代3万,省代5万,国代7万,省代以上有招商权限,可以招收下级代理商。补贴分为两种:一种类似钱客多,会把支付宝、微信给予的流水补贴全部下发给代理;另外一种是公司补贴,也就是加盟费返还政策,如铺设200台返还70%加盟费、铺设满250家商户,免次年续费。

不过除了直接的代理加盟,他们还提供类似创匠科技的软件售卖业务,而且买方还可以按OEM模式贴标定制。

也就是说,一个没有自身技术和服务能力的公司,10万元向脸付贴标购买了一套系统,只要按照钱客多的价格找到一个“金牌代理商”,就能收回所有的投入。不过拿着这么一个半成品圈钱的公司,后续能为加盟商提供完善的服务吗?

刷脸支付代理加盟风险巨大

蚂蚁金服在11月初发布的预警公告,公示了骗子的行骗路径:

套路一,冒充官方工作人员,骗子自称是支付宝工作人员打着支付宝招代理的旗号,邀请商家参加线下招募会,或者去他们公司考察;

套路二,过度承诺,夸大其词,“以所谓的轻松年入百万”等夸张“福利”诱惑商家参与;

套路三,收取高额加盟费被骗缴纳5万,10万代理费。签约以后才发现合同主体公司和支付宝没有任何关系,并且不知底细。

实际上,支付宝的官方不支持服务商招代理。支付宝一位内部人士明确告诉商业街探案:凡是打着蜻蜓官方服务商招收代理的公司,可以认为就是骗子。

一些从pos机和收银机时代走过来的老牌公司,自身还是具备一定的实力,只是在招商过程中所用的话术具有瑕疵。不过显然有一些骗子公司混在其中。

以文章开头提到的“投10万赚70万+!”微信刷脸支付招商会为例,号称加盟商投入10万可以拿到2000台1799元的机器,每卖掉一台还能拿2100元的补贴,而该“官方服务商”的目的是亏钱补贴推广,未来依靠广告等增值服务盈利。

但他们不会明确说明的是,加盟商真的交了10万元后,每次提机器只能拿几十台,而且还要每台交800元的押金,至于每台2100元的补贴,则包括卖掉机器后退还的800元押金,以及产生流水后补贴的1300元,至于机器本身可能根本不是价值1799元的产品,而是廉价品或者山寨品。加盟商如果卖都卖不掉,就不用说流水补贴的问题和返还押金的问题了。

不过,交完钱连山寨机器都摸不到的,可能才是骗术的常态。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呆萝卜、妙生活接连折戟,生鲜电商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2
太保寿险26.86亿举牌上海临港,业内:险资整体加仓预计明年提速
3
增长乏力、成本高企的正保远程教育,未来要怎么走?
4
雅戈尔“断臂求稳”剥离投资业务,号称回归主业却巨资加码地产
5
华鸿嘉信又一年难过500亿?“救火队长”张立洲临危受命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