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宁德时代三季报:量增价跌利润下滑,内忧不断外患当头
摘要

看似拥有着接近50%市场份额的宁德时代,在一定意义上反而意味着风险,因而作为投资者来说,则不得不防。

投稿来源:于见

补贴退坡后的新能源车市,比想象的还要寒冷。

11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新能源汽车销售下滑45%,这比前三个月的下滑幅度还要大。作为新能源汽车核心电池供应商的宁德时代,显然也面临着挑战。因为除了比亚迪,几乎其他新能源车企都与它有合作。

宁德时代最新发布的三季报,似乎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公司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市占率持续提升,三季度达到了惊人的62%。而忧心的是公司三季度净利润开始下滑。

较多分析认为,宁德时代的市占率提升意味着短期利润的下滑不足多虑,只要未来新能源汽车销售重新放量,占有行业近半份额的宁德时代自然会水涨船高。然而,这种论断却忽视了行业最新的演化与发展,以及这种异常的高市占率大概率不能持续。而外国动力电池巨头的进攻,国内竞争对手的加码,无疑又让其腹背受敌。因而,宁德时代三季度净利润的下滑,恐怕仅仅才是开始。

一、利润下滑与市占率提升

10月25日,备受瞩目的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发布了公司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公司第三季度装机量7.79GWh,同比增长21.15%,实现营业收入125.92亿元,同比增长28.80%,实现归母净利润13.62亿元,同比减少7.2%。

市场关注的一个焦点,在于公司单季度利润下滑,因为这是宁德时代这头飞奔的独角兽近年所少见的表现。尤其是在营业收入同比仍旧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出现下滑,说明这并非季节因素。

分析来看,宁德时代的营收增长,而利润下滑,在于公司毛利率的下降,以及期间费用的提高。

公司三季度毛利率为27.9%,相比去年同期下滑3.3个百分点,较过去的2季度环比下降2.9个百分点。动力电池的领域的激烈竞争让宁德时代毛利率不能再高高在上,至今已经四个季度持续下滑。

一方面,由于三季度金属钴的价格反弹带动的正极材料的价格上涨,给公司的成本端带来压力。另一方面,在行业景气度下行、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的背景下,公司势必要给整车厂家一定幅度的让利,共同应对下游市场的激烈竞争。

此外,公司第三季度期间费用率达14.92%,同比增长3.86个百分点。相较2018年同期,公司费用增长7.96亿元,其中研发费用增加4.13亿元,销售费用增加2.75亿元,管理费用增加1.85亿元。

公司的各地产能的投放,刚性费用的支持将越来越大。例如,公司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已经在10月中旬开工。这从公司固定资产上也可以得到验证。

数据显示,公司的固定资产一路走高。截止到2019年三季度,宁德时代的固定资产金额达到168.86亿,相比去年同期大增65亿。此外,公司仍有28亿的在建工程。这就意味着公司目前面临将近200亿固定资产折旧的压力,而又恰逢新能源汽车销售的低潮。可想而知的是,公司未来的期间费用率长期将处于增长态势,这更加不利于公司利润端的表现。

好的一面是,公司的现金流表现尚可。由于目前宁德时代与整车厂家的合作仍处于主导和强势地位,公司三季度经营现金流净流入30.5亿,这一方面保证了公司净利润的含金量,另一方面,也为公司的研发投入提供了支持。

随着动力电池领域的竞争日趋白热化,宁德时代在研发端的投入持续加码。三季报显示,公司研发投入8.43亿元,比去年同期几乎翻倍。

市场关注的另一个焦点,则是公司第三季度装机容量市场份额的大幅提高。根据高工锂电数据,公司在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大幅提高到了62.5%,相比二季度大幅提高近17个百分点。这也拉动了公司前三季度的装机份额达到49.78%,相当于行业的一半。

这似乎是一个很恐怖的数据。因而,有些分析师认为,动力电池的竞争局面,已经由“二八分化”变为“一九”局面。二八分化中的二还有比亚迪,而一九局面则意味着宁德时代已经在行业中鹤立鸡群。

然而,这一超高市场份额只是在特定的环境下的产物,未来大概率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这并非是宁德时代打败了竞争对手,并抢占了其市场份额,而是因为行业装机整体的突然下滑,而比亚迪本身则下滑较小。

宁德时代三季度装机数据为7.79GWh,相比对其在二季度的装机数据8.3GWh,环比仍小幅下滑5%左右。也就是说,抛开季节因素,宁德时代的装机在新能源退补后也在下降,但全行业下滑的速度更快,才让比亚迪的市占率变的更高。

这与在补贴大幅退坡后,二三线整车厂因为单车的盈利能力恶化后主动收缩规模也有一定关系。相对来说,与宁德时代配套的一线车企影响则相对较小。

此外,宁德时代的市占率提升,除了公司的产品竞争力较强,绑定的的客户较多以外,与公司的销售返利政策也有关系。据悉,宁德时代与下游整车企业会签订一定的销售任务指标,达成相应指标则会给与相应的返利。因而,不排除下游车企在三季度集体提货来获取返利。

因而,宁德时代超过60%的市占率,大概率是无法持续的。超高市场份额的意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那么整体上看,市占率的提高并不意味着宁德时代净利润方面的下滑“不足多虑”,相反,公司的净利润下滑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二、新能源汽车寒流来袭

宁德时代的利润的下滑,显然与新能源汽车的销售日趋下滑有关。

2018年,在乘用车市场刚刚开始下滑之时,新能源汽车一度站了起来,成为挽救乘用车市场的救世主。数据显示,2018年乘用车市场正式告别持续28年的正增长,全年零售销量为2235辆,相对2017年下滑5.8%。而2018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一次突破百万,同比增长83%,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于是乎,很多的业内人士宣布,属于新能源汽车的大时代已经来临。

然而,在今年6月新能源补贴退坡政策正式实施后,新能源汽车销售应声下滑。大家才猛然发现,支撑新能源销售的并不是终端刚性需求,国家补贴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

新的补贴政策退坡幅度很大,一方面,而在国家补贴标准降低50%的情况下,地方补贴全部取消。另一方面,而续航能力在250km以下的车型则完全没有补贴。因而,自7月份起,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下滑。

此外,由于补贴退坡的政策提前三个月发布,这也造成了部分购买力的提前透支。今年6月,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了15.2万的年内新高,而进入到退坡后的7月销量则快速回落。后面的8月和9月仍旧同比下滑,市场持续探底。

刚刚过去的10月份,根据中汽协公布的数据,新能源车产销量分别为9.5万量,同比下滑35.4%,销售量为7.5万辆,同比下滑45.6%。无论是产量还是销量,均大大超过汽车行业10%左右的下滑幅度。

作为在新能源汽车中占比超过8成的电动车,无疑也是销量下滑的重灾区,这就意味着作为动力电池主供应商的宁德时代,很难独善其身。

10月份刚公布的数据显示,宁德时代装机2.24GWh,同比下降9.8%,环比下降0.5%。

根据中汽协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10月,新能源汽车产销98.3万辆和94.7万辆,增速分别回落至11.7%和10.2%。这对比2018年全年的126万新能源汽车销量,仍有30万辆的差距。但就目前新能源汽车月均不足10万辆的形势看,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大概率会负增长。

唇亡齿寒,如果新能源汽车销售持续低迷,就意味着宁德时代后续产能的利用率就难以保证。并且,为了配合整车厂商的抢占终端,宁德时代难免要继续在价格方面进行让利,因而在公司的毛利率方面依旧压力巨大。

三、白热化竞争即将来临

宁德时代今日的成功,除了自身的研发投入与技术实力外,无疑也得益于政策的保护与对手的失策。

2015年出台的动力电池推广白名单制度,有效的保护了当时还处于弱小状态的中国动力电池厂商。也让日韩品牌原本利用领先优势恶意砸价,进而打压我国本土的动力电池厂商的阴谋没有得逞,也成就了宁德时代这一独角兽的诞生。

现在,随着白名单制度的取消,政策的保护俨然失去,外御强敌的任务落在了宁德时代自己身上。

而外资动力电池巨头对我国动力电池市场早已垂涎已久,而白名单制度的取消则是他们发起总攻的号令。早在2018年年底,嗅觉灵敏的日韩巨头就开始了动作,而今年以来,各大厂商在国内的跑马圈地明显加快。三星SDI、LG化学以及松下均在国内有大手笔的投资,而随着未来产能的投放,动力电池领域的价格战在所难免。

目前的动力电池格局是,宁德时代与松下位居全球第一阵营,比亚迪、LG化学及三星SDI则位居第二阵营。

但这排名仅仅代表着过去,代表着宁德时代与比亚迪在白名单保护制度下的成绩。显然,要从技术实力上来看,宁德时代与松下仍有一定距离,比亚迪在三元锂电池领域也落后于LG化学。

在成本方面,宁德时代跟上面的三家日韩巨头也有差距。根据瑞银发布的动力电池厂家成本报告,宁德时代成本高于松下、LG化学,也略高于三星SDI。这就意味着未来动力电池行业一旦价格战打起,以宁德时代目前技术与成本的综合实力,显然占不到太大优势。保证技术的领先,确保成本优势,成为对宁德时代未来发展的两大挑战。

曾几何时,比亚迪是国内动力电池领域及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双料冠军,王传福问鼎国内首富之时,宁德时代还没有成立。过于对自己技术的自信,让比亚迪执着于磷酸铁锂电池技术,而忽视了三元锂电池的机会。这让宁德时代得以快速发展并壮大,得以与比亚迪分庭抗礼。

而比亚迪的电池不外供策略,无疑又是给宁德时代的神助攻,将众多国内整车厂商的订单拱手相让。

然而,现在比亚迪已经幡然悔悟,开始主动出击,在于长安汽车成立电池合资公司后,又开放了公司的E平台。最新的消息是,比亚迪要与丰田成立合资公司。作为动力电池资深玩家的比亚迪,绝不是宁德时代可以等闲视之的对手。

宁德时代在业界的一个特点是强势,这从其现金流和预收账款的表现上可以看出来。但从长远看,整车厂家显然不愿意有一个如此强势的供应商,这无异于在产业链中最关键的位置被人卡住脖子。

因而从整车厂商来说,也有要扶持可以与宁德时代抗衡供应商的现实需要。因而无论是外资品牌的加入,还是内资品牌的崛起,整车厂商恐怕都会乐见其成。如此来看,看似拥有着接近50%市场份额的宁德时代,在一定意义上反而意味着风险,因而作为投资者来说,则不得不防。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呆萝卜、妙生活接连折戟,生鲜电商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2
太保寿险26.86亿举牌上海临港,业内:险资整体加仓预计明年提速
3
增长乏力、成本高企的正保远程教育,未来要怎么走?
4
雅戈尔“断臂求稳”剥离投资业务,号称回归主业却巨资加码地产
5
华鸿嘉信又一年难过500亿?“救火队长”张立洲临危受命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