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ofo小黄车有戏了?超千万人排队退押金,有40次失信被执行人记录
摘要

ofo表示,虽处于众所周知的困难中,但未放弃。

投稿来源:柒财经

ofo能还钱了?10月14日,有报道称ofo已于近期还清蚂蚁金服的借款。对此,ofo发公开声明称报道包含大量不实信息。同时,ofo表示,虽处于众所周知的困难中,但未放弃。

柒财经旗下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到,蚂蚁金服方面也表示,蚂蚁金服一直秉持“以用户和公众利益为重”等原则,支持ofo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支持ofo和股东们的合理主张,积极推动问题的解决。

而这也意味着,ofo与蚂蚁金服间的欠款难有进展。公开信息显示,阿里方面一直是ofo最大的债权方。2018年上半年,ofo创始人戴威已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利用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的融资(借款)。

事实上,ofo早已寸步难行。2018年12月19日,戴威曾发布全员信称,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今年6份传出的一份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 (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一起与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被执行标的约为2.5亿元。在执行过程中,法院发现ofo名下已经没有可以被执行的财产。

法院表示,申请执行人亦无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提供,本院亦己对被执行人申报的财产进行核对, 无财产可供执行,本院已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消费令。法院还称,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事实上,ofo创始人戴威也已被限制高消费,同样也包括陈正江、杨品杰、陈婧等高管,而ofo中国区负责人陈正江被限制出境。其中,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主体)作出“限制消费令”,案号为(2018)京7101执294号。

截至目前,ofo有135条被执行人记录,40条失信被执行人记录,执行法院包括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法院、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等,合计标的金额约4000万元。

涉诉不断,ofo的股东OFO (HK) LIMITED以及其投资的2家与共享出行相关的公司股权被冻结,关联公司分别为绿觅(上海)机械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与共享电车“智客出行”的运营主体——成都智客出行科技有限公司。

有消息显示,ofo排号退押金的人数已经超过1600万,用户的押金为99元或199元。这意味着ofo需要退还的用户押金费用至少为16亿元。而早前的信息显示,ofo在其公布的退押金新政策称,将按照用户申请依序处理。

据了解,为了自我拯救,ofo动作不断,公司已经开始卖车身广告以及APP开屏广告,此外还取消了全国20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ofo员工也评价,“形势严峻,应该是实在没钱了。”

ofo2018年4月在内部成立B2B事业部,业务涵盖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和企业绿卡,当时曝光的价格是最低价位160元/辆/月,车轴部分广告的品牌定制是2000元/辆/月,APP端内广告按照CPM(千人展现收费)和CPC(点击收费)。

而在2018年11月23日,有网友表示,在使用ofo小黄车在退还押金的过程中,出现押金转入网贷平台的提示。页面信息显示,ofo 99元押金用户可一键升级,可将 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

此外,ofo还开通了“折扣商城”,用户可将押金升级为金币,用于商城消费。除了前述方式,ofo也推出了有桩模式,在规范用户使用、节省管理的同时,罚款的设计也帮助ofo省了一笔钱。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神龙汽车复“元”计划除旧疾:撤高管、提效率、调整组织架构
2
5上市险企前10月揽2.09万亿保费,券商预判2020年新业务将中速增长
3
周黑鸭放开加盟背后:三座大山压身,食安风险加大成隐忧
4
流利说第三季度亏损再扩大一倍至2.1亿元,付费用户增长停滞
5
斗鱼虎牙抢占游戏陪玩市场,盈利模式单一、色情擦边球问题待解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