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贾跃亭破产一身轻?这事没那么简单
摘要

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其个人的信用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但对于已在风雨飘摇中的FF来说,可能又是一次来钱的机会。

投稿来源:滴石财经

贾跃亭终于申请破产了!曾经为梦想窒息,下周回国的贾跑跑好像终于撑不住了。但是,估计听见这个消息,第一个肝儿颤的是贾跑跑的债主们,欠的钱怎么办啊?所以,这事没那么简单!

01

为梦想窒息、窒息、窒息

近日,有媒体援引一位接近贾跃亭债权人的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贾跃亭在美国法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贾跃亭将把全部资产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

如果消息属实,那么这属于既在情理之中,又在预料之外的一件事。情理之中是因为,贾跑跑已经撑不住了。从乐视清盘,忽悠了孙宏斌,打了许家印闷棍,上演了九城空城计之后,贾跃亭包括他的FF还有多少料几乎已经是不用想的事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是还能撑得下去,那就是最大笨蛋理论的终极实现,梦想已经差不多到头,以后只剩窒息了。

说在预料之外,是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他不行了,但还不能让他不行。因为欠的钱太多,这些债主可不想血本无归,所以你是坑也好,梦也好,骗也好,只要能维持着,把我的钱还上就行。不过这次,债主听了这个消息,估计心里都拔凉拔凉的了,不想让你完蛋,但还是完蛋了。

就在几天前,浙江省办理了国内首例个人破产案,温州的蔡某负债高达214万,但因“诚信而不幸”原则,最终仅需还3.2万。也就是说,蔡某不是赖账不还,而是确实没有还债能力,把家都卖了也只有那么点钱了。

客观的说,这是对确实无力还债的债务人的一种保护措施,为了不再出现黄世仁逼死杨白劳。要保护债务人的合理生存权,子女教育权等,也就是说即使欠账也要保障债务人有一个基本的生活条件,而不是就为了还债而什么都不管了。那么对于债权人来说,这样的情况只能自认倒霉了,只能归责于在借贷之前,没有对债务人的偿债能力进行充分的评估和调查。

但这一案例却给了很多债权人一个警醒。对于贾跃亭的债权人来说,他申请了破产是不是债务就很难追回了?

02

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个人破产在美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我国还没有形成正式的法律条文。2006年,我国出台了企业破产法,2007年出台了物权法,同时也给个人破产法提供了一些法律的基础。而之所以没有更早出台个人破产法,是因为技术条件达不到,尤其是个人征信这块的条件没有成熟,对债务人财产的了解、控制、监督的技术水平一直没有充足。简单地说,就是法院还无法一清二楚的了解到债务人还有多少财产,无法判断债务人是否是真正的无力偿还。在这种情况下,个人破产将给债务人逃避债务责任提供法律空子。

其实,综合各国的个人破产制度,既是对债务人的保护,同时也没有忽视对债权人的保护。个人破产制度并不意味着可以欠债不还,个人破产制度起到的是制衡的作用,债务人除了基本的生活开支之外,仍要不断地偿还部分债务。例如此次贾跃亭申请破产,其中就有内容规定,所有国内债权人依然保留对贾跃亭及其他债务人国内被冻结资产的处置权,前乐视相关企业等原有债务人将继续履行还债义务。

与原有通过担保程序向贾跃亭提起偿债请求相比,现在债权人通过债权人信托相当于提前拿到了贾跃亭全部资产及收益权,所有债权人也将得到平等以及未来足额偿债的权利。

各国的个人破产法,在根本上都是给你一个重新组合,重新构建偿债能力的机会,而绝对不是给你一个逃避合理债务的机会。你欠别人的钱,你如果有这个能力,你必须要尽最大的努力偿还。当然,根据债务人的实际偿还能力,一些债权人的利益很有可能会受到一部分的影响。

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其个人的信用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但对于已在风雨飘摇中的FF来说,可能又是一次来钱的机会。

03

啥时候是个头

这些年来,贾跃亭的车一直是没看见在路上跑,但钱却花了一把又一把。自乐视汽车危机之后,从孙宏斌、许家印,再到所谓的九城,贾跃亭的融资之路越来越艰难。

而此次贾跃亭的申请破产, 实际上也是为FF融资创造条件的无奈之举。根据美国破产法的规定,在破产法庭批准后,企业可以得到新的贷款并给予贷款者最高的优先权,这种贷款给予了企业新的资金来源,重组的企业被允许拒绝履行那些无利可图的契约和年金计划。

同时,美国破产法规定:“破产重组期间,企业继续经营,破产前的企业经理保持对企业的控制,成为拥有控制权的债务”。在破产申请后的前4个月中,经理有排他的权力提出重组计划,而债权人只能选择要么接受,要么放弃。

所以,贾跃亭为了还债和融资两不耽误,同时不失去对公司的掌控权,申请破产也成为他唯一的选择。另外,贾跃亭在国内多次上了失信人名单,成了一名超级老赖。如果其个人破产重组获得批准后,可能以后就不用上这个名单了。

几年来,贾跃亭为了这个窒息的梦想可以说是像一个赌徒一样在冒险,而现实已经一步步将其挤到了可以说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从不久前FF任命拜腾汽车创始人毕福康为FF全球CEO、FF创始人贾跃亭辞去CEO职位、出任CPUO就可见一斑。贾跃亭辞职成为毕福康加入的前提条件。

而此次申请个人破产则可以看成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只是这种努力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难道一直到最后窒息吗?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有待时间去解答,究竟是谁窒息?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资本回归理性后的编程赛道,谁能成为下一个独角兽?
2
阿里赴港上市在即,投资价值与增长空间几何
3
瑞幸开店速度“碾压”星巴克,净亏损5.32亿股价反创新高
4
神龙汽车复“元”计划除旧疾:撤高管、提效率、调整组织架构
5
5上市险企前10月揽2.09万亿保费,券商预判2020年新业务将中速增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