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藏地密码》出版商冲刺A股,君联资本、华夏幸福提前布局
摘要

在读客文化的四大板块中,纸质书业务是绝对核心,营收占比85.63%。

近期读客文化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拟在创业板上市,保荐人为中信建投。此次IPO发行数量不超过4001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计划将募资中的2.5亿元用于投资读客文化版权库建设项目。

读客文化主要经营图书的策划和发行,以及相关文化增值服务。具体到图书品种,集中于文艺、社科、少儿等领域。在运营战略上,坚持“全版权”运营。

比较成功的策划案例包括“藏地密码”系列、“半小时漫画”系列以及《岛上书店》等一批百万级销量的图书。旗下有知名微信公号“书单来了”(499万粉丝)、“影单来了”(198万粉丝),微博有“读客熊猫君”等。

每年保持20%的营收增长,但净利润增速暴跌

目前,在大众图书出版方面,仅国有出版单位才拥有专有出版权,其余大众图书公司只能和国有出版单位进行合作出版。但是,民营图书公司近年来机制愈发灵活,成长变得迅速,渗透力和竞争力不断提高,在图书的策划与发行、销售环节与国有单位竞争激烈。

按照码洋占有率计算,北京联合出版、中信出版、世界图书出版位居前三,占有率分别为2.62%、2.47%、2.08%;对应的大众图书公司排名中,中南博集天卷、北京磨铁、新经典排名前三,占有率几乎比出版社低了近一半,分别为1.35%、1.3%、1.01%。

读客文化在大众图书公司中排名第五,占有率为0.83%,相比2017年上升2位。

据开卷信息《2018年全球背景下的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8年码洋总额为 894亿元,同比增长11.30%;相比2001年的165亿元,复合年化增长率为10.45%。其中实体书店销售码洋321亿元,较2017年有所下降;线上渠道销售码洋约573亿元,同比增速达24.84%,继续保持快速增长,预计未来还能稳定增长。

在这种大背景下,读客文化的营收结构是怎样的?转型效果如何?

在读客文化的四大板块中,纸质书业务是核心,营收占比85.63%;其次是数字内容业务,营收占比10.61%;然后是版权运营业务,营收占比0.13%;最后是新媒体业务,营收占比3.63%。

其实,对于如此严重依赖纸质图书的读客文化来说,最想突破的就是数字化和新媒体转型。从增速来看,纸质图书营收增速由20%下滑到17%,数字内容由2%提升到39%。但是版权运营却失败了,由2016年的454万收入直接滑到去年的41万。

值得一提的是,其2018年新媒体增值业务收入1161.43万元,增长43.26%。运用好新媒体公众号的好处在哪?在于读客文化的广告宣传费用大幅降低,直接由2016年的783万元支出降低为去年的553万元。

2016-2018年,读客文化的营收增速每年都保持在20%左右,从2.23亿元增加至3.2亿元;但净利润增幅波动很大,2017年增速高达203%,2018年就暴跌至14.9%。

最近三年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波动也较大,由2016年的17.63%上升至2017年的26.33%后,没能继续保持增长。2018年迅速下滑至15.70%,远不及2016年的水平——盈利能力明显出现下滑。

仔细对比现金流量净额和净利润可以发现,读客文化2016年度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较净利润多2433.27万元,主要是由于当期管理费用中计提价值2794.00万元的股份、无现金支付。

2017年和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净利润分别少4685.63万元和8174.63万元,读客文化的解释是由于公司储备版权及备货,导致当期预付账款分别较上年增加了219.56%和102.02%,存货分别较上年度增加了83.80%和33.84%。

君联资本提前布局,曾联合投资1.28亿元

2017年6月,读客文化曾对外宣布获得1.28亿元A轮投资,该轮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知合资本和内向基金跟投,穆棉资本担任财务顾问。这笔融资在当时也创下了民营图书出版领域单笔最高记录,读客文化估值也飙升至20亿元。

招股书披露的股权架构显示,读客文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华楠、华杉两兄弟。华楠和华杉分别持有45.61%和32.89%的股份,华楠另通过读客投资控制公司4.57%的股份,因此华楠和华杉合计直接、间接控制83.07%的股权。

君联资本旗下的君联亦同为第四大股东,持股5.05%;知合资本旗下的知合上银为第六大股东,持股2.52%;内向基金旗下内向悦读为第十大股东,持股0.39%。

君联资本是联想控股旗下独立的风投公司,成立于2001年4月。核心业务定位于初创期风险投资和扩展期成长投资,所投企业近450家,管理基金总规模超450亿元。

知合资本的唯一股东为知合控股,知合控股的股东则是廊坊幸福基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99%)和王文学(持股1%),廊坊幸福基业的唯一股东为王文学。而王文学就是大名鼎鼎的A股地产公司华夏幸福的董事长,在华夏幸福中持股55.26%。华夏幸福市值超1000亿元,2018年营收838亿元,净利润117亿元,总资产超4000亿元。

内向悦读的大股东为孙婷婷,孙婷婷曾在挚信资本工作8年,投资了在行(持股1.03%)并任职董事,还曾投资果壳。

除上述股东,读客文化的第八大股东孚惠映画也较有亮点。亮点在于中信建投是孚惠映画第二大股东,持股39.87%。我们在文章开头介绍过,读客文化的保荐人就是中信建投。

华楠、华杉控制的其他企业

除了读客文化,华楠、华杉还控制了其他5家企业。其中,2018年华与华管理咨询净利润1073.61万元、华与华营销咨询净利润3049.53万元、华与华品牌咨询净利润525.47万元、霍尔果斯华与华净利润1875.71万元(净资产只有120.14万元)。有意思的是,这四家企业总净利润高达6524.32万元,和读客文化净利润规模相当。

不同于其他重人力的出版公司,截至招股书披露日,读客文化只有218名员工。最多的是策划人员和营销人员。

热门文章
1
三星手机中国市场正逐渐丧失优势,5G时代转型迫在眉睫
2
恒荣汇彬拟撤离新三板,挂牌不足三年管理层频变业务增速趋缓
3
车市“金九银十”失色:自主品牌同比下降13%,新能源告别高增长
4
即将在美上市的网易有道,硬件能否成为新的业绩增长点
5
青客冲击IPO前夜:4年难填“装修坑”扩张停滞,欲解盈利困局?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