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张朝阳亲自站台搜狐社交产品狐友,光环之后,看谁在裸泳
摘要

近日,搜狐举行了一场开放日活动,搜狐旗下社交产品狐友App正式上线,张朝阳亲自站台,并且还有不少校花校草参与活动,知名艺人柳岩也来捧场。

投稿来源:郭静的互联网圈

自从2018年5月29日重新回到新浪微博后,张朝阳便开始频繁地更新微博内容,在李彦宏、马云、丁磊、马化腾等一众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大佬中,张朝阳是微博上最活跃的大佬。

外界流传着各种揶揄张朝阳的声音,但张朝阳依然我行我素,毕竟张朝阳曾经也是站在中国互联网浪潮之巅上的人物之一,他人达不到张朝阳的思想高度,自然是鸡同鸭讲。

最近,天马行空的张朝阳又有了新想法。搜狐在6月9日举行了一场开放日活动,搜狐旗下社交产品狐友App正式上线,张朝阳亲自站台,并且还有不少校花校草参与活动,知名艺人柳岩也来捧场。

2019年1月15日,聊天宝、马桶MT、多闪三款社交产品在同一天推出,这被认为是三家互联网公司同时对微信进行围剿,然而,仅仅过了几个月时间,这三款产品便逐渐没了声音。

如今,又有一家互联网公司不信邪,再次向社交领域发起冲击,社交领域的门槛真的这么低吗?亦或是社交领域的诱惑真有这么大?引得众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社交战场发起冲击。在众多互联网公司的社交之路均尝试失败之际,狐友凭什么就能脱颖而出成为社交巨头呢?搜狐的自信又来自哪里?

狐友的软肋

仅仅上架两天时间,狐友便从App Store、应用宝、豌豆荚、华为应用市场等应用商店下架,张朝阳的说法儿是:“因为狐友重要产品功能需要改进,半小时后,即6月12日零点,狐友APP将从各应用商店下架一周。”charles的这一解释并不被外界接受,大家仍然对狐友的前景表示担忧,狐友的名称也被网友吐槽不已,狐友很容易和贬义词“狐朋狗友”联系在一起。

狐友的Slogan是:“狐友APP:扩张我的社交圈!”很温和,既没有明确的攻击性,也没有表明具体的年龄段/人群圈层,甚至大家都很难直接找到具体对标对象,它跟微信明显不同,用户打开狐友App后首先进入的是“动态”频道,这跟社区型产品有点像,IM被排在第二位;狐友也不像微博,它没有认证体系,也就不存在大V和普通用户。这样一款社交产品,由不得人们不对它产生疑虑,综合各方面来看,它的软肋不少。

第一,张朝阳的个人IP效应太强,其他人获取粉丝太难。张小龙是在微信成为移动互联网“船票”之后才逐渐被外界所关注,知道陌陌的人也绝对比知道唐岩的人多,但知道张朝阳的人肯定比知道狐友的人多,狐友能被外界知晓,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张朝阳的IP带动下才逐渐有了声音。

几乎每个注册狐友App的用户,都会被动关注张朝阳的狐友账号,张朝阳目前在狐友上的粉丝多达257.7万,是其微博粉丝数的7.8倍。张朝阳作为老板能够想办法获取如此之多的粉丝,很是容易,但是其他人怎么办呢?大量普通用户怎么办呢?柳岩在狐友上的粉丝量也仅为56.2万,凭借柳岩的名气,在其他任何平台上,粉丝量都不会如此之少,可见,除了张朝阳能够轻易获得粉丝外,其他人要想获得粉丝非常困难。

张朝阳对狐友是真爱,截至目前他一共发布了11949条动态,是他微博发布量的29倍,其狐友简介内容是:“搜狐公司董事长及CEO,搜狐产品的事儿,直接找我就行。”从张朝阳在狐友上发布的动态数量以及简介来看,张朝阳还是有着一颗产品经理的心,只是,这对产品本身而言很难判断是好事还是坏事。

给狐友贴上张朝阳的标签,短期内确实能给产品带来影响力和流量,但是仅仅依靠张朝阳是不够的,一款日活过千万乃至过亿的社交产品,绝对不是靠某一个人或少数几个人就能实现的。

第二,普通人扩张社交圈很难。“扩张我的社交圈”看上去却也有些激励作用,但是究竟该如何扩张社交圈呢?或者说扩张社交圈后又有哪些作用呢?目前在狐友上面还没有体现,即使有些用户的粉丝数达到了罕见的几万人,可这些粉丝会产生什么价值呢?订阅关系并不是社交关系,彼此产生社交话题的概率和频次会非常低。

真正能产生社交关系的还是IM部分,而IM需要用户自己去拉人头,即邀请其他好友来狐友入驻,可问题在于,既然大家本身就是好友关系,何必还要非得去狐友上进行社交呢?微信、微博、陌陌等社交产品完全能够满足用户的这个需求。

普通用户的社交圈要想进行扩大并不容易,有数据显示,即使是微信,用户平均好友个数也才200个左右,狐友的用户基数远没有微信大,用户的社交圈就更难扩大了。

第三,轻度社交关系链,导致用户活跃度低。狐友目前的用户群体,更多的是趋于娱乐属性,大量中头部账号都是从“国民校草大赛”、“国民校花大赛”上筛选出来与用户之间形成订阅关系,这种情况下,用户与订阅者之间只有可能是一种轻度的社交关系链。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大多数头部账号发布的内容,转发量、评论量都很少,这里面按固然是因为没有刷量的伪数据因素,但也映射出用户活跃度低的事实。拥有200多万粉丝的张朝阳发布的动态内容,转发量和评论量数据也仅仅在100以内,其他账号的数据就更惨淡了。

狐友很难有一种强的社交关系链存在,真正强社交关系,可能直接用微信了,用狐友的概率极低,比如,在一个会场里,大家会互相交换联系方式,正常是大家互相交换微信号/名片,谁还会说,“我们加个狐友吧”。

若用营销理论来看待狐友的表现,就是目标不够明确,它既不想成为“下一个微信/微博”,又很难有好的创新点存在,这种摇摆不定会让它出现迷失。

狐友必须面对的现实

名人站台在互联网行业并不罕见,马桶MT上线之际,前快播创始人王欣也对马桶MT进行了安利,李彦宏、马云、马化腾等大佬们也都曾为自家的产品站过台,但站台所带来的光环效应终究会消失,此时,对产品就是极大的考验,狐友必须直面互联网行业的现实。

首先,狐友并不突出,一切都要靠自己打。PC6下载站的数据显示,中国手机社交类App目前多达4490个,很难想象,在微信、QQ如此强大的情况下,竟然还有那么多社交APP存在,在社交这条赛道上,“总有需求未被满足”的真理得到了最好的验证,用户在社交需求上似乎永远不会得到满足,一款App不行,就换一款App,在有了熟人社交产品的情况下,用户依然需要有一些陌生人社交产品存在。

跟其他4000多款社交产品一样,狐友并不是一款特别突出的社交产品。这意味着,狐友必须像所有移动互联网产品一样,拼命地吸引用户下载,将用户规模和用户基数给做起来,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所有新上线的App都会面临这个问题,狐友也不例外。

其次,与其他社交产品的关系。狐友目前的策略是跟其他社交产品友好合作,用户可以在狐友内发布来自微博、抖音、秒拍、微信等各类网站链接,这样就可以增加狐友动态的内容丰富度。

但是,狐友的用户又该怎样进行社交关系裂变呢?直接拿着二维码一个一个去扫吗?这种速度很慢也不现实,用户唯一能扩张社交关系的方式,就是通过其他平台,这种时候,微信、QQ、微博等平台又会是怎样的态度呢?须知,各个平台对其他平台的二维码几乎都是屏蔽的,狐友该怎样从微信、QQ等平台上抢夺用户呢?

目前来看,马桶MT、聊天宝等产品都没办法迈过微信、QQ、微博这三座大山,缺少了这些平台的生存,抢用户是空谈。

还有就是怎样解决留存率和活跃度问题。百度指数显示,马桶MT、聊天宝、多闪在2019年1月15日的数据分别为429366、40927、138308,其后,马桶MT、聊天宝、多闪的百度指数便再也没达到这个高度,狐友的百度指数在6月11日达到了峰值,为6151次,低于马桶MT、聊天宝、多闪的发布情况。

马桶MT、聊天宝、多闪在短期内获得了大量用户关注,但是随着关注度的降低,用户逐渐面临“无人可交”的情况,作为一款社交产品,如何都没人跟用户说话,他自然就逐渐抛弃这款产品。

狐友也必须跟马桶MT、聊天宝、多闪一样解决留存率和活跃度问题,就目前来看,狐友的解决方案并不算好,指望纯粹靠内容制胜,还是过于理想化,好歹马桶MT、聊天宝们还是用了“红包”策略,狐友什么激励措施也没有,用户凭什么要去用它呢?对于中头部用户而言,没了C端用户评论转发互动,它们也会失去分享和发布内容的乐趣。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狐友App当前版本有不少缺陷:

1)不支持话题搜索,目前的搜索功能只能搜用户,其主推的话题功能并不能被用户搜索到;

2)没有点赞功能,只有评论和转发两种选择;

3)不支持在线视频编辑器,用户拍摄的短视频内容没有任何编辑按钮,只能直接发布;

4)没有货币功能,不支持任何货币交换,比如赞赏,向其他好友发红包等。

互联网行业对“前辈”们并不是很尊重,历来“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蹦管是不是大佬,能把产品给做大做强,才能获得尊重,其他的别谈,光环之后,看谁在裸泳。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三星手机中国市场正逐渐丧失优势,5G时代转型迫在眉睫
2
恒荣汇彬拟撤离新三板,挂牌不足三年管理层频变业务增速趋缓
3
车市“金九银十”失色:自主品牌同比下降13%,新能源告别高增长
4
即将在美上市的网易有道,硬件能否成为新的业绩增长点
5
青客冲击IPO前夜:4年难填“装修坑”扩张停滞,欲解盈利困局?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