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罗永浩不再体面,理想主义创业唱响挽歌?
摘要

理想主义是决定创业者走多远的法宝,也是当今环境下的前行的负重。

投稿来源:Tech星球

理想主义是决定创业者走多远的法宝,也是当今环境下的前行的负重。

经纬中国筹拍的创业电影《燃点》中,坦诚正在筹集资金还供应商欠款的罗永浩,仍在坚守理想主义。

不过如今罗永浩已经没法保持体面,近期,罗永浩在机场与陌生男子撕扯的视频流传开来。有传言是因为锤子新机被偷拍,罗永浩阻止对方将拍摄视频外泄。真相其实是这名男子拍摄的是“落寞的罗永浩”,罗永浩认为侵犯个人隐私要求删掉。

微博上的罗永浩并没有对此事进行解释,只剩时而转发其新产品电子烟的宣传文案,并且再也没有了做手机时,颠覆世界、改变业界的豪言壮语。

在罗永浩身上,一场理想主义创业精神正在消退。无独有偶,无论是希望抓住电子烟风口的罗永浩、将共享单车事业卖掉的胡玮玮、走出知乎理想国社区的周源,都在经历这种转变。从2018年互联网红利趋于消失之际,众多有着理想主义色彩的创业者,都开始在商言商,或是开始寻找新生意机会。

锤子科技:逆流而动的梦想破碎

6年前,网红罗永浩在微博上宣布要做手机,丝毫不在意小米、魅族、联想等强敌存在。

信心十足的罗永浩相信后入场的他,仍然可以改变手机行业,并在微博上引用艾略特诗句,对其即将发布的锤子一代手机预热:四月是个残忍的季节,他们(指竞争对手)会对这句话刻骨铭心的。

遗憾的是,2014年5月20日,罗永浩正式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产品 Smartisan T1,并没有让其他手机厂商感到威胁。5年时间过去,锤子手机和坚果系列总计几百万的销量,也始终没有进入主流手机厂商谈论的行列。

过去一年多时间,罗永浩可以用焦虑形容,发布下一代革命设备“TNT”,努力寻找手机外的智能硬件机遇;全力激活子弹短信,直至转型“聊天宝”也救不活;外出站台和见投资人筹集资金,踏足曾经不认可的电子烟,罗永浩希望能赚钱,继续有机会给锤粉做手机。

跌跌撞撞走过这些年后,今年3月,今日头条以3亿元收购锤子部分专利。变卖部分业务的罗永浩,终于收起他的理想主义,投身电子烟的创业。现在对他来说,做什么赚钱才是最重要的,追赶乔布斯的脚步只剩过去的豪言壮语。

不过回首过去,锤子是否有机会成功?

如果锤子手机不拔高手机设计难度,更重视供应链是不是会成功?双玻璃面、全金属中框、三面无边框全面屏等设计,不仅对锤子手机设计提出了更多要求,更造成供应链无法保证按时完成生产任务。锤子T1就因为更换代工厂等原因,错过最佳销售期。往后各代锤子手机,都由于供应链问题没有抢占市场先机。也许罗永浩能较早挖到,原华为荣耀产品线负责人吴德周类似的供应链人才,锤子手机的销售情况也许会不一样。

如果锤子手机放低目标,做一款小众精品手机是否可行?客观的说,罗永浩在产品设计方面有他的偏执和天赋。锤子操作系统的九宫格独树一帜,锤子便签是一款至今受到好评的产品,锤子大爆炸等功能在OPPO“Breeno”的大脑等系统中还魂。锤子科技若仅为一部分对手机品质有特殊需求的用户生产,类似8848手机定位高端市场,也许今天还可以出货?

如果锤子手机早期选择出海是否有机会?早于锤子手机仅仅一个月时间,2014年4月23日,一加手机首款手机产品在北京发布。一加手机发布已经瞄准海外市场, 现在一加手机已经在美国 、英国 、法国 、德国 、意大利 、印度等18个海外国家进行销售。避开国内红海市场,一加在海外市场站下脚跟。当然国外陌生的文化环境,可能无法发挥罗永浩的营销天赋。

终归来说,逆流而动的商业梦想,往往会面临市场最激烈的竞争。尤其罗永浩曾经怼天怼地怼友商,理想主义曾将他捧得多高,今天就会摔得多重。

摩拜单车:理想是最软弱的东西

2019年3月,中国企业家记录式访谈节目《吴晓波频道十年二十人》正式上线,胡玮炜是这部节目的唯一女性。与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京东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等企业家一起,成为吴晓波记录的2008-2018年激荡10年创业者群像中的一员。

从创业成就来说,创立摩拜单车的胡玮炜,与节目中其他大佬似乎还存在咖位差距。但是吴晓波在选择胡玮炜时说道:

胡玮炜是《十年二十人》访谈项目里,年纪最小的,是一个80后。十年前,她的理想就是当一个好记者,现在,她是当今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创业者......她没有被打磨成一块圆石头,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依然排斥被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所改变。

胡玮炜这位理想主义创业者,早年偶像就是被誉为“世界第一女记者”的法拉奇,这位为寻求真相,中过三次枪的记者,也是激励胡玮炜做10年汽车记者的原因。

在一席的演讲中,胡玮炜曾讲到:“就算失败了,这也是一项公益”,理想主义跃然纸上。根据财经报道,胡玮炜在摩拜是否卖给美团的大会上,投了赞成票。于是,摩拜被收购后套现15亿,“花瓶胡玮炜”等传言开始流传。

委实职业经理人王峰,在摩拜的运营工作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胡玮炜在共享单车上也起到很多重要作用。

首先核心的是相信的力量,促成共享单车项目落地。流传很广的故事版本是,胡玮炜带领几个清华学生去见易车的创始人李斌,李斌对几个大学生创业项目并不看好,他提出,自己也有个共享单车项目,几位大学生同样不看好。胡玮炜相信这个“大坑”一样的项目可行,于是毅然决定辞职去创业。

第二是为摩拜组建设计团队,胡玮炜凭借自己在汽车圈多年的人脉,找到开云汽车创始人王超,后来的王超就是摩拜单车的设计人。胡玮炜还找来了前摩托罗拉的工程师杨众杰,这是摩拜智能锁的设计者,以及摩拜单车的幕后提手工程师徐洪军。腾讯选择投资摩拜,看中的就是,摩拜单车设计中融入了物联网思维。

第三是以其特有的女性力量,为摩拜甚至共享单车行业发声,从而赢得大众的理解和支持。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共享单车诞生后,也面临乱摆乱放的管理难题,尤其资本密集进入行业后,不计成本的投放扰乱了市场秩序。胡玮炜在众多场合的演讲和接受采访,客观促进了大众对共享单车的理解。

现今ofo无力自救,摩拜单车卖给美团后更名,共享单车行业已经趋于冷清。风口过后,共享单车行业并没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这也是胡玮炜在接受吴晓波采访时说的:“回过头看,各种办法都尝试了,还是没有找到合理的商业化方案。”

梦想支持胡玮炜经历了共享单车行业跌宕的3年成长,其中的蜕变和成长,恐怕是很多人一生职场都难得经历的过程。但正如胡玮炜的反思,至今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为摩拜和共享单车行业突围。

梦想是最软弱的东西,它能支撑创业者在最幽暗的岁月,内心的火焰不会熄灭。但却无法给到创业者实质性的帮助,无法帮助创业者打开困境,任凭结局发生,尽管心有不甘。

知乎:理想国里的艰难商业化

2018-2019年是知乎备受关注的一年, “知乎大V出走”、“知乎大裁员”、“知乎围剿第一大V”等热门事件,折射这家快10岁公司的商业化难题。

与知乎同样享有名声的社区是豆瓣,这家慢公司始终没有全面商业化,但却未曾面临知乎的困境。核心原因是,豆瓣的创始人阿北和知乎的创始人周源,都是理想化色彩很重的人,但是知乎围绕KOL搭建的生态,这些KOL必须获得实际利益,才能保持持续的创作欲望。

虽然知乎联合创始人张亮,仍旧对KOL以及商业化满不在乎,甚至表达过大V走或留随便的言论。但是周源显然已经意识到问题,周源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的偏爱,并把创建知乎比喻成修建城邦。“网络社区和城市形成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不想社区出现像北京一样的雾霾和堵车,这意味着新的挑战……在产品上线之初,你是一个项目经理,但现在,你得学会成为一名市长。”

“市长”周源开始频繁为其营销大会站台。周源明白,从2013年3月,改变邀请制,正式向公众开放注册后的知乎,就再也不可能回到高端知识问答社区的“理想国”。涌入的流量,倒推着知乎平衡答主和用户的诉求,并实现资本要求的成绩。

知乎还在探索知识付费和流量广告之间,到底那条路是更理想的商业化选择。这一步虽然对于知乎来说已经有些迟,但周源已经在路上。

从罗永浩、胡玮炜、周源等代表创业算起,互联网红利消失的下半场,我们见证了理想主义创业热的大腿潮:在人工智能领域,商汤、旷世科技等走在科技前沿的独角兽公司,正在展开一场商业化比拼;企业服务领域,纷享销客、UCloud等曾对标亚马逊AWS、Salesforce的创业公司,如今也正从规模效应转向追求盈利。

今天一位创业的BP上,如果写下“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类似的话,大概会被投资人5分钟请走。但这也促使今天的创业环境走向务实,资本助推的理想主义泡沫该停下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百度发力移动生态止亏见成效,或与头条展开关键一役
2
微博的快与慢:广告营收放缓,用户增速明显
3
车险严监管另一面:6家新三板中介业绩滑坡,下半年或颓势难扭
4
合资车企欲在新能源领域“破冰”,传统巨头能否逆袭反超自主?
5
艺术类留学市场能讲多大的故事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