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董事们出手托市,莫斌梁国坤等高管密集增持碧桂园
摘要

高管看好自家公司,增持自家公司股票并不少见,但如此慷慨实属罕见。

投稿来源:时代财经

高管看好自家公司,增持自家公司股票并不少见,但如此慷慨实属罕见。

碧桂园的董事们正在出力又出钱地支持着自家公司。

港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5月14日、5月15日,碧桂园执行董事梁国坤于场内分别增持50万股、50万股,合计增持100万股,每股均价约11.552港元、11.664港元,共耗资1160.8万港元。增持完成后,梁国坤累计持有碧桂园权益股份约366.19万股,占碧桂园已发行有投票权股份的0.01%。

现年60岁的梁国坤于1999年加入碧桂园,2011年起担任副总裁,2013年5月获委任为执行董事。梁国坤有着24年高尔夫球场管理设计及园林设计管理经验,目前主要负责碧桂园景观设计与园林绿化体系管理及监督工作。

这并不是梁国坤第一次增持碧桂园股票,据港交所披露的历史资料显示,2018年6月19日、7月18日、7月20日,梁国坤也曾先后买入碧桂园30万股、18.5万股、15万股,总代价876.59万港元。

数据来源:港交所

不仅仅是梁国坤,从2018年开始,碧桂园总裁兼执行董事莫斌也已经累计九次增持碧桂园股票。

数据来源:港交所

具体来看,于2018年间,莫斌分别于7月10日买入碧桂园85万股、7月11日买入130.3万股、7月13日买入33万股,总代价3209.41万港元。

进入2019年,莫斌增持动作变得更加频繁,分别于3月26日、5月6日、5月7日、5月8日、5月9日、5月10日六次增持碧桂园股票,累计买入1654.0027万股。截至2019年5月18日,莫斌合计持有碧桂园4058.0992万股股票,占碧桂园已发行有投票权股份的0.18%。

需要注意的是,在上述表格“作出披露原因”一栏中,“1101”代表“买入了股票”,“11031”代表“有权买入相关股票”,“1303”代表“已行使股本衍生工具下的股份的权利”。

可以发现,梁国坤与莫斌的情况不尽相同,梁国坤属于自行买入,而莫斌有一部分是获授权后再买入的,两者的区别或在于2017年5月18日碧桂园采纳的新购股权计划。

2007年,碧桂园上市的时候曾推出一项为期10年的购股权计划,并已于2017年3月19日届满。由于2007年购股权计划已经到期,碧桂园董事会建议采纳新购股权计划。2017年5月18日,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新购股计划正式生效。

碧桂园方面表示,新购股计划将授予的所有购股权合共不超过2017年5月18日已发行股份总数(约213.54亿股)的10%,参与对象为碧桂园各成员公司及其联属公司的任何执行董事或非执行董事,及碧桂园各成员公司的任何全职雇员。

新购股计划生效后,碧桂园不定时地发布“授出购股权”公告宣布承授人的名单。据时代财经了解,从2017年5月18日新购股计划实行后,包括杨志成、苏柏垣、宋军、莫斌、谢树太(已离职)在内的执行董事都成为了新购股计划的承授人,但并没有梁国坤的身影。

其中莫斌获得两次购股权,共1887.3992万股,包括2018年5月18日获授股权数6517965股,每份购股价16.72港元,购股权行使时间为2018年5月18日至2028年5月17日止期间;2019年3月25日获授股权数12356027股,每份购股价12.044港元,行使时间2019年3月25日起至2029年3月24日止期间。

但与杨志成、苏柏垣、宋军不一样的是,莫斌都是获授股权即日就可以行使购股权,其他几位则需要获授股权五年后才可以行使购股权,以2019年3月25日为例,莫斌与杨志成、宋军一起获得了购股权,但莫斌即日可以行使,杨志成、宋军的行使时间均为2024年3月25日起至2029年3月24日止期间。

从莫斌增持的路径看,2019年3月25日获授的12356027股,已经于次日悉数行使,而其余八次增持,性质都属于“买入股票”而不是“已行使股本衍生工具下的股份的权利”。

这意味着,其余八次共计667.7万股股票的增持,由莫斌自行买入,2018年5月18日获授的6517965股购股权并没有行使。亦因此,莫斌后续继续增持碧桂园股票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据时代财经统计,行使获授的12356027股购股权,莫斌耗资约1.49亿港元,分八次增持的667.7万股股票,耗资8267.37万港元,总计耗资2.32亿港元。

莫斌自2010年加盟碧桂园,2010-2018年的总薪酬为4775万人民币,即使算上奖金、分红等不确定的收入,2.32亿港元的增持代价对于莫斌来说,也算赌上不小一部分的身家。

高管看好自家公司,增持自家公司股票并不少见,但如此慷慨实属罕见。时代财经就此向碧桂园了解情况,但对方表示,这属于高管个人行为,不方便回应。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则认为,高管增持自己公司股票,主要是看好公司发展,提振市场信心。

据时代财经了解,碧桂园股价在4月15日攀升至13.24港元/股的高位之后开始震荡下行,5月17日的收盘价为11.32港元/股,跌幅达14.5%。另外,在碧恒万三巨头中,碧桂园虽规模最大,但股价确却是最低的,5月17日恒大收盘价为21.55港元/股,万科H收盘价为28.55港元/股。

过去几年,碧桂园为了提振股价也曾多次回购股份,在不久前的5月16日举办的股东大会上,碧桂园《授予本公司董事回购不超过本公司已发行股份10%之股份之一般授权》的议案获得了99.99%的赞成票。碧桂园表示,回购可能会提高公司及其资产的净值及/或每股盈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寺库利润下滑股价低迷,金融、智能等多元发展失焦
2
即将科创板上会的安恒信息能做好网络安全吗?
3
黄其森再提1500亿目标,引战投、强回款助泰禾走出“颓势”?
4
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5
5大上市险企前5月保费亮相,国寿单月保费仍负增长同比降14.42%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