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死走逃亡,2019的中国幼教拐点
摘要

民办园20年黄金期结束。

“压力叠加、拐点同至,民办园将面临数量萎缩、资本退潮,并将或主动或被动地承担普惠性公共服务职能。”这是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最新发布的《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9)》中的一段话。

2017年起,以红黄蓝虐童事件为导火索,围绕着学前教育的监管、争论未曾停息。

2018年11月,国务院发布学前教育新政。幼教产业迎来“黑天鹅”。

当日,红黄蓝教育开盘跌逾30%,不到3分钟即扩大至52%并触及熔断。

2019年1月,配套政策开始出台,国家将对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进行整治,不得办成营利性园。

狂飙突进的幼教资本化,戛然而止。

民办园20年黄金期结束了。

无论是A股、美股、港股的幼教概念股,都要踏上漫漫转型征途。

四家幼教概念股——死走逃亡

2018年对于幼教机构来说,是艰难的一年。

作为第一家美股上市的幼教公司,红黄蓝显然是中国幼教产业最有代表性的一家公司。

2018年前三个季度,红黄蓝亏损不断,即使Q4季度扭亏为盈,依然没能拯救红黄蓝的业绩滑坡——其2018年全年净收入为1.565亿美元,归属于股东的净损失为180万美元,而2017年营收1.408亿美元,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710万美元。

除此之外,红黄蓝2018年全年毛利率为16.4%,较2017年全年的21.0%有所下降。

对此,红黄蓝的解释是,员工成本增加以及加盟园收入减少所致。

由于虐童事件,红黄蓝决心2017年底暂停幼儿园、亲子园加盟业务,在2018年下半年才重启了其亲子园加盟业务。随后几个季度,红黄蓝开始出现净亏损。

相比较来说,威创股份则业绩相对平稳。2018年,其完成营收11.69亿元,微增2.82%;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滑16.57%;扣非后净利润1.1亿元,同比下滑31.43%。

对于净利润下降原因,威创股份给出了三点解释:第一,公司加大在儿童成长平台业务投入;第二,VW业务受DLP市场规模下滑影响,导致销售收入和毛利同比下降;第三,2018年支付金色摇篮超额激励费用0.25亿元,计入管理费用。

也就是说,幼教产业暂时并未因政策原因而业绩有所下降。相反,幼教部分贡献有所上升,由42.11%增至49.68%,贡献金额为5.8亿元。且收购的四家公司,皆实现业绩对赌。

而难兄难弟秀强股份受学前教育新政影响,将对全人教育和江苏童梦进行减值测试,预计将计提2.9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这直接造成了秀强股份的2018年业绩中出现了净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3亿元 。

此前,秀强股份在2015年跨界教育,试图以所搭建的平台寻找教育业务内生动力,却均遭遇业绩停滞。此次的学前教育新政,让希冀幼教产业振兴公司业绩的秀强股份,再一次计划泡汤,前途未卜。

相比于前三家公司来说,电光科技的幼教业务相对较少,受学前教育新政影响较小。2018年其实现营收9.38亿元,同比增长15.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716.9万元,同比增长1.92%。

资本腾挪空间太小

除了加盟业务的萎靡,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拥有着近500家幼儿园的红黄蓝,面临着政策的合规。

2018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

随后,2019年1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中信证券此前解读学前教育新政时指出,尽管在法律意义上,普惠园、非营利性幼儿园和公办园完全是不同的概念。但在“意见”中,普惠园、非营利性幼儿园、公办园所适用的监管要求非常类似。

而根据教育部2017年统计数据,全国共有幼儿园25.50万所,其中民办园16.04万所,占比62.90%。按照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的比例计算,将会出现大量的民办园转型成普惠园。

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对普惠幼儿园每一个孩子补助幼儿园1000元每月,区里补助600元,转为普惠幼儿园,2019还有一次性补助。但收费则要与公办园看齐。收费受限,补贴有限,而运营成本只增不减,盈利空间收窄。

“对于像红黄蓝这样资产量较大的幼教企业而言,转型普惠性幼儿园的难度更大。”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此前曾对媒体表示,在政策趋紧的环境下,目前选择做普惠性幼儿园的大多还是投资量较小的幼教企业,上市企业做普惠园的话,资本挪动空间太小,会受到更多限制。

资本腾挪的空间,在红黄蓝的财报中已经显现出来。红黄蓝的运营成本在不断上升。从财报上看到,红黄蓝的收入成本由2017年的1.113亿美元增加2018年的1.390亿美元,上升了17.6%。

面对同样问题的,不只是红黄蓝。其他幼教概念股,也同样面临着相同的问题。目前威创股份服务幼儿园数量为5513家,品牌合作早教机构数量230家,品牌合作儿童成长馆数量512家。

尽管业绩相对平稳,财务结构变化不大,但股价却掉了三分之一。在投资人沟通会上,一位投资人直接对威创股份直言,“公司在股权吞吐,市值管理方面可以说是十分失败的。”

而秀强股份则在财报中直接明确,学前教育新政落地对并购实体幼儿园的秀强股份业绩造成大幅震荡。除此之外,秀强直接放弃了争夺20%高端营利园的市场,决心旗下营运的大部分幼儿园登记为非营利民办学校。非营利性民办园办学结余不得参与分红,这也意味着秀强股份未来的民办幼儿园的盈利增长空间将大大缩短。

转型之路

直营园、加盟园的开办和扩张都将受到影响,依靠幼儿园这一核心业务将难以为继,转型势在必行。

中信证卷给出了这样两个方向,未来幼教集团发展或将聚焦于幼教资源和服务的提供商方向,以及向早教(0-3岁,培训类)延伸。

具体来看红黄蓝。此前三年,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平均每年增长45所以上,加盟亲子园平均每年增加超过100所。

而到了2018年,情况发生了逆转。红黄蓝加盟幼儿园由2017年的210个增长至2018年的247个,仅增加了37个(红黄蓝解释称上半年加盟业务原本均处于暂停状态,数量增加全部来自原有已签约合同)。而亲子加盟园,则由2017年的 946个,增加到2018年的 1096个,增加了150个亲子加盟园。

也就是说,红黄蓝开始发力其非幼儿园的业务——亲子园业务。

除此之外,红黄蓝宣布以约人民币1.25亿元收购新加坡一民营儿童教育。副总裁张帆将红黄蓝定性为0-6岁综合性早期教育服务提供商,其中包括四大事业版图:亲子早教、幼儿园、托育中心、家庭及素质教育。

各大公司也纷纷开展了转型之路。

电光科技表示,未来幼儿园资本化发展受到限制,公司教育发展重心将是国际教育培训。同时加码投资托育新秀——爱乐祺。

秀强股份则表示可以提供面向幼儿园的全方位一体化解决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品牌导入、协助团队及体系建设、教师上岗面试等。

而威创股份在年报中也披露了2019年规划,将进一步加大在0-3岁儿童托育、早教,以及3-8岁儿童素质教育领域的投入,为了家庭和合作伙伴提供更全面的儿童成长解决方案。也就是,威创同样看到了问题所在,决心将产业链延伸至0-3岁,且决心转型为幼教平台。

各家纷纷压码幼教平台化。

但事实上,这并非一条坦途。此前主打幼教平台化的和晶科技至今未实现盈利。五年连亏的惨状下,2017年初智慧树董事长袁胜军表示的“智慧树2018年肯定会盈利”已被打脸;加码环宇万维已使和晶科技的经营陷入泥沼。

拐点已至

回过头来再看近五年的幼教发展之路。

对于幼教产业来说,2015年可以算是资产化的爆发元年,近15家公司涉及幼教产业。其中,最初,秀强股份以对价2.1亿元收购杭州全人教育100%股权。通过收购幼儿园实体直接切入幼教蓝海市场。而威创股份也收购了金摇篮、红缨等幼教品牌。A 股上市公司并购幼儿园资产的估值水平在 11 倍-16 倍之间。 高溢价收购,资本与企业大量涌入。A股甚至已经出现了幼教板块。

风口来的快,去的也快。

2018年的学前教育新政,让幼教板块发生剧烈震荡。

PE和VC无法通过上市或者是收购兼并的方式来退出,资本希望通过创办、投资幼儿园之后再在资本市场上退出的路已经被堵死了。

《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9)》中总结,2018年,新政再次强化学前教育的公益属性,并前所未有地加强对社会资本进入学前教育领域的管理。学前教育又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与此同时,《蓝皮书》指出,中国学前教育总供求关系的逆转可能会提前来临。中国出生人口自2018年开始剧烈下降。学前教育会比预期更早迎来总供需逆转的拐点。而人口也将会持续向大城市流动。人口出生和流动,需要学前教育的发展和布局有前瞻性。

热门文章
1
网易云音乐联手阿里抗腾,版权争夺战仍将继续
2
康得集团债务缠身拍卖保险资产,珠峰财险舵手未定又遇股权变动
3
刚卖掉君乐宝,又高溢价买来澳洲贝拉米,蒙牛为千亿目标“换牌”
4
万达体育中国区换帅,或为万达城新IP“筹谋”?
5
海外项目投资失败后,弃职教、选留学的昂立教育意欲何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