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难以支撑的业绩、走不通的转型路,西安饮食陷“老字号”发展困局

近日,西安饮食(000721.SZ)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亏损进一步扩大的业绩预告。值得注意的是,自2013年起,该公司业绩一直不佳,2016年、2018年分别通过拆迁补助实现扭亏为盈,避免“戴帽”,本次亏损的业绩预告则再次引来业内关注。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尽管西安饮食不断提出希望通过创新的方式扭转业绩连续亏损的颓势,但该公司频繁变更实控人,在转型路上困难重重。随着西安饮食旗下餐饮品牌与新生代消费者之间距离的拉远,其尽快落实创新、转型的战略变得更为迫切。

靠拆迁补助支撑的业绩,难以为继

4月10日,西安饮食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称,该公司预计一季度亏损910万-115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为802.66万元,也就是说,亏损进一步扩大。

西安饮食称,本报告期亏损增加主要是公司继续受宏观经济环境以及公司转型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同时,报告期内该公司新增经营网点尚处于市场培育期,对净利润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而此前,西安饮食曾通过拆迁补助实现扭亏为盈。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西安饮食2018年年度报告获悉,2018年西安饮食实现营业收入4.96亿元,同比增长0.45%(经调整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46.98万元,上年同期则为净亏损1159.74万元,同比增长181.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1220.06万元,同比收窄8.44%。

对于归股净利的增长,西安饮食称,报告期内公司完成了所属分公司桃李村饭庄房屋的拆迁安置工作,取得补偿性收益4298万元所致。

(西安饮食2018年财报截图)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西安饮食2018年9月11日晚间发布的公告获悉,为了支持西安市政府地铁工程建设,西安饮食就征收公司桃李村饭店房屋拆迁补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上述房屋拆迁协议执行后,将导致公司固定资产投资减少,货币资金增加,根据公司原始投资成本核算,该交易事项将可获得约4300万元的利润。

但是,蓝鲸产经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西安饮食子公司的业绩也是不容乐观,均处于亏损状态。

(西安饮食2018年财报截图)

其实,作为餐饮行业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的西安饮食,自2013年开始业绩表现一直差强人意。除了2016年外,其净利润呈现下滑态势,徘徊在盈亏之间,意在避免因连续两年亏损而“戴帽”。此外,西安饮食的扣非净利润更是从2013年开始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到2017年末分别亏损736万元、2712万元、3921万元、2295万元和129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西安饮食实现扭亏,是由于旗下德发长酒店的拆迁安置交易价格为5752.47万元,为其贡献净利润4137.85万元,资产出售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净利润占净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35.02%,并非主营业务拉动业绩增长。

同时,西安饮食仅为同行业企业一半的低毛利和高成本,也是其业绩萎靡不振的重要原因。财报显示,西安饮食2018年餐饮行业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再降1.34%,低至30.69%,而同行业企业全聚德2018年餐饮行业毛利率为68.80%。

转型之路频频受阻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获悉,西安饮食具有很强的地域性特征,西北特色的传统饮食,如羊肉泡馍等是公司特色。而为了打破地域限制,该公司曾尝试扩大市场。

2015年,西安饮食计划通过收购在京津翼地区拥有一定品牌基础的北京嘉禾一品,进军北京市场。但扩大市场,布局大众餐饮一事始终没有尘埃落定。

资料显示,2015年4月,西安饮食拟以5.22元/股的价格收购嘉和一品100%股权,估值为4.12亿元。但由于当时的嘉和一品正在尝试通过“乐栈”布局餐饮O2O市场,并订购了交易额达5300万元的1000台智能仓储柜设备,从而导致这项收购泡汤。彼时,西安饮食对此解释称,嘉禾一品擅自对固定资产进行了大规模的投入,考虑到后续的风险,西安饮食终止了此次收购。

值得注意的是,西安饮食与嘉和一品的重组事宜已经在2015年7月23日有条件通过了证监会并购重组委的审核,公司在获批4个月后突然终止重组引起了投资者的怀疑,而这种情况在资本市场也并不多见。

业内人士指出,西安饮食与嘉禾一品联姻失败,表面上看是采购标的的沟通失败,从深层面看则是两家企业未来的战略愿景、经营模式未达到一致。

对于智慧餐饮的发展,嘉禾一品总经理刘京京也曾表示:“看好餐饮O2O发展,智慧餐饮的效益也会逐渐体现出来。”

中国食品产业研究员朱丹蓬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并购的失败,无论从运营的顺畅度、信任度以及利润等方面都拖累了西安饮食,让其从业绩到利润,再到股价都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而西安饮食操盘人员的视野和运营水平,也导致了其扩展外地市场并不容易。

蓝鲸产经记者发现,类似的事情在2013年也曾发生过。2013年5月27日,西安饮食曾发布公告称,拟以不低于2亿元现金或非货币性资产参与陕西杜康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增资扩股事项。对此,市场反响强烈,西安饮食股价连续大涨。但仅仅3个多月后,合作泡汤,取而代之的是西安饮食与杜康酒业签署《合作框架协议》。

其实,老字号餐饮转型是餐饮市场备受关注的热门话题,“传承”和“创新”也是很多老字号餐饮企业管理人员经常提及的字眼。但是受体制、地域性等因素影响,老字号餐饮企业的转型速度明显较慢。

“广州酒家从品牌到人才梯队都不错,但是它往北走的话也不行,就像全聚德往南走也不行,因为中国还是比较讲究地域性的,”朱丹蓬告诉蓝鲸产经记者,如何让传统餐饮与网红餐饮品牌靠近、如何把地方特色嫁接到全国市场,是很多餐饮企业面临的挑战。

也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传承”是支撑老字号餐饮企业的重要因素,但随着消费习惯的改变,老字号餐饮企业应该在创新的同时寻找适合企业发展的方向,因此,如何平衡“传承”与“创新”的关系,顺利完成转型是“老字号”们面临的一大难题。

而值得注意的是,一直尝试转型的西安饮食实控人频频变更,这也令业内人士看作是该公司转型不畅的重要原因。

2019年1月2日,西安饮食发布的收购报告书显示,经西安市政府批准,西安市政府拟将授权西安市国资委所持有的西安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旅集团”)100%的国有股权无偿划转至曲江管委会名下,此后,西安饮食实际控制人将由西安市国资委变更为曲江管委会。

业内人士表示,西安饮食拟通过创新的方式扭转业绩低迷和连续亏损的颓势,而西安饮食控股股东从上市时的西安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变更到后来的西安市财政局、西安市国资委和西旅集团都未解决公司的经营“难题”。

“西安饮食跟全聚德比较相像,业绩低迷的最主要原因是体制和机制僵化带来的人员、品牌老化,及运营水平低下,”朱丹蓬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在整个机制的僵化下,西安饮食的创新和升级很难实现。而从产业端结合消费端去看,这是很多国营的饮食机构普遍面临的问题。

“西安饮食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把传统美食跟新生代的喜好嫁接起来,找到一个平衡点。”朱丹蓬说。(蓝鲸产经 王君wangjun@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寺库利润下滑股价低迷,金融、智能等多元发展失焦
2
即将科创板上会的安恒信息能做好网络安全吗?
3
黄其森再提1500亿目标,引战投、强回款助泰禾走出“颓势”?
4
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5
5大上市险企前5月保费亮相,国寿单月保费仍负增长同比降14.42%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