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蓝鲸315 | 数千家长维权莎翁英语无门,晨晖创投牵涉其中
摘要

有一家名为上海互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可能接盘莎翁英语。

昨日,一家外教英语培训服务提供商莎翁少儿家庭英语被家长爆料“办公室人去楼空,老板失联,家长无法履行退款申请,供应商维权艰难。”

据家长不完全统计,受影响消费者数千名,涉事金额达上亿元。

部分家长前去维权发现,目前莎翁英语在上海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

蓝鲸教育第一时间联系莎翁少儿英语创始人,截止发稿均未得到回应。

一位家长向蓝鲸教育表示:“我们综合了多方信息发现包括家长、莎翁职员、外教,都处于被诓骗状态。”

公司突然破产清算 家长维权无路

李好(化名)是莎翁英语的一名会员,2017年的时候便已经报了莎翁英语的课程,随后在2018年又继续花费7800元的价格续费了40节课。

事发的前一周,莎翁英语还在继续上课。3月15日,李好便突然在微信上收到来自外教老师的私信,附上了一张莎翁办公室现场照,称公司已破产清算,让家长们自行维权,上面的盖章日期为当日。

而李好第一时间拨打相关电话(班主任、销售、工商资料上的电话手机号码),均无人接听或关机,12315则一直占线。随后她开始组建维权群。

随着越来越多家长加入维权群,越来越多的信息被拼凑出来:莎翁以外教生病等借口拖延授课;以公司只有一个财务为由掩盖未能及时退款;同时关闭在微信公众号查找合同的通道,家长无法查阅电子合同;老师在群里一直不回消息,教务的电话停机……

不只是上海地区出现了跑路的现象,一位深圳的家长王新(化名)向蓝鲸教育表示,早在去年,深圳的莎翁英语已经出现了退费难,停止授课的迹象。

王新在去年购买的课程,付款后莎翁就一直以没有合适的老师为由没有安排课程,从十月份申请退款一直拖延到现在。王新随后组建维权群,发现有相同经历的家长不在少数:“我们深圳大概有400位家长在维权,统计了一下涉案金额将近1000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外教的工资没有给,一些工作人员的工资没有付。而这还仅仅是深圳一所城市的情况。”

目前已有家长前往莎翁英语于上海五角场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物业表示目前该公司准备退租。

部分外籍教师无教学资质 莎翁少儿英语虚假承诺

事实上,准备维权的不只是家长,还有众多的加盟商以及外籍教师。

据天眼查,莎翁少儿家庭英语是一家外教英语培训服务提供商,主要为3-12岁的孩子提供上门外教服务,采用5-6人的小班教学模式。

除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是直营外,其余地方都是以加盟的形式开展业务。

张慧(化名)从2018年6月份加盟了莎翁,当初心动的原因在于,莎翁承诺利润率是48%,除此之外,外教是这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莎翁承诺加盟商招聘优质的欧美外教,并且提供培训以及市场推广。

然而,等到付完近50万元的加盟费后,张慧发现,莎翁总部推荐的外教都不是欧美人士,只是一些巴基斯坦、叙利亚这样的国家的,并且口音不标准。这些所谓的“外教”都没有工作签证,只有商务签证,还有部分是学生签证。张慧表示,莎翁所提到的市场扶持几乎没有,其他支持也很少,而对于加盟商的培训也仅仅一个星期,于教学管理于事无补,并且利润率也绝非莎翁当初承诺的。

另一位加盟商张娜(化名)向蓝鲸教育表示,她是莎翁的用户,在给孩子上课的过程中看到莎翁的公众号招募加盟商。莎翁当初承诺,加盟不需要教学资质,只需要成立一家公司即可,因为莎翁是提供上门家教。

而张娜签完合同后, 3个月的时间里,莎翁派不出一名外教。而申请退加盟费过程中,莎翁承诺 30万加盟费分5个月给,但是只给一次,直接告知张娜即将破产。

不少加盟商表示,在相近的时间里,他们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张娜所说的问题,并且当提出要求退加盟费时,莎翁总部便以各种理由推脱。

据蓝鲸教育调查了解,目前还有诸多加盟商未获得退款,并一直试图通过法律形式维权。

事实上,去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意见中明确指出,校外培训机构必须经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后,登记取得营业执照(或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下同),才能开展培训;县级教育部门负责审批颁发办学许可证,未经教育部门批准,任何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以家教、咨询、文化传播等名义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培训业务。

而业内人士表示,如何聘用外籍人员教学,则需要有TEFL、TESOL证书,还需在外专局 foreign experts bureau上注册。

但不少家长表示:“此前莎翁聘请的部分外教认真负责。外教也是受害者,有些外教即使近几个月都没有领到薪水依旧在给孩子上课。”

而有加盟商表示:“我们当初都是怀抱着一颗承担社会责任的心来做事情的。虽然冠名的是莎翁,但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扶,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没有想到莎翁直接宣布破产,我们加盟商的心血难道要付诸东流么?”

莎翁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那么,莎翁少儿英语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莎翁少儿家庭英语是一家外教英语培训服务提供商,而其品牌商标的拥有者涉及到两家公司,分别为“上海广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呦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据天眼查资料,“莎翁少儿家庭英语”品牌曾属于上海广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为傅京花,从其官方网站ICP备案信息中得见,其品牌主体公司已变更为上海呦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FU JING HUA。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史元明为翁莎少儿家庭英语创始人,而付菁华为其联合创始人。两人均为复旦大学博士生毕业。

但是在工商登记的等相关资料中出现了付菁华、傅京花、FU JING HUA、JING HUA FU等多个名字,其真名到底是什么,仍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从其关联关系上来看,除了“上海广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呦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外,诸多中小企业与付菁华和史元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例如成立于2017年3月份的上海研鑫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其法人为王玉芹,股东为王玉芹与于水,而于水正是史元明的合作伙伴;成立于2017年9月的上海汤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其注册资本10万元,法人史清桃,其为上海呦笙3月分变更信息后的监事。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12月,上海呦笙曾获得晨晖投资的数千万Pre-A轮融资。

而莎翁英语在融资新闻中表示:“相较依靠门店扩张的传统培训机构,上门外教省去复制门店的成本,不受地域限制,发展更灵活,扩张起来速度更快,从月营收5万到500万,莎翁英语只用了2年时间。”

除此之外,莎翁曾表示:公司已实现盈利,员工接近400人,下一阶段将以直营、控股或加盟的模式将业务拓展至全国15个城市,

事实上,蓝鲸教育调查发现,这家号称有着400名员工的公司,参保人数仅为九人。而在2019年3月13日这一天,上海呦笙对其公司法人、监事、企业类型、投资人等信息作出变更。随后家长收到了莎翁发布的破产公示。在变更信息中,上海浦软晨汇创业投资中心退出其投资人行列,而浦软晨汇的企业法人正是上海呦笙早前Pre-A轮的投资方晨晖创投。

据知情者表示,有一家名为上海互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决定接盘莎翁英语。

经查询,此公司注册于2018年12月27日,公司法人为王菲菲。仅从法人关系来看,似乎看不出这家公司与上海呦笙之间有任何联系,但从其股东于水的任职关系中可见,其担任深圳市伊莎少儿家庭英语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王菲菲为其公司监事。

在于水的合作伙伴关系中,赫然出现了上海呦笙的受益所有人梁丽蓉和史元明,所以上海互申与上海呦笙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而付菁华、史元明等人是否要将其资产重新注入上海互申之中,仍待观察。

目前莎翁少儿英语的官方网站已经崩掉,但是其英文页面目前仍能使用。

热门文章
1
绿驰汽车迈不过资质门槛选择代工,内忧外患何以为继?
2
高层变动业绩亏损,康佳欲借AI转型难回彩电第一梯队
3
托育赛道未必能成资本“香饽饽”
4
我爱我家并购中环互联折戟,对赌、前债“加身”短期内难发力
5
在风口浪尖处砥砺前行,荣耀20系列伦敦如期全球发布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