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中天能源陷入债务危机,国厚天源以零对价受托管理
摘要

面对盈利能力下滑,对外投资收益不高的业务情况,一系列的法律纠纷,中天能源能否抓住此次国资背景白衣骑士伸出的援手,从债务泥潭中爬出来,还要等着时间给出答案。

文章来源:投资有道

近日,中天能源披露了控股股东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天能源债务缠身,控股股东股份被多轮冻结,总算找到了白衣骑士国厚天源接手,国厚天源此次受托管理的对价是零,这比较少见,交易所也特别关注,发函询问。

债务危机,白衣骑士现身

长春中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股份代码:600856.SH,股份简称:中天能源,以下简称公司),是一家天然气领域的全产业链的主板上市公司。公司控股股东为青岛中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资产”),公司实控人为邓天洲、黄博。2017年,公司全年营收达到了64.93亿元,在海外还有多家能源领域投资子公司,规模不小。但是,公司2018年经营却出现了控股股东股权被轮候冻结、债务违约等险情。

3月7日,救主的白衣骑士终于现身!

公司披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暨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相关公告。中天能源接到公司控股股东青岛中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资产”)及实际控制人邓天洲先生的通知,中天资产、邓天洲先生与铜陵国厚天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厚天源”)于2019年3月6日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天资产将其持有的中天能源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以及邓天洲先生将其持有的中天能源股份对应的全部表决权全部都委托给国厚天源行使。

因此,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变更,本次表决权委托完成后,国厚天源通过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取得对上市公司2.56亿股普通股对应的18.70%股份的表决权、提名和提案权、召集权等权利,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将从邓天洲、黄博变更为国厚天源实际控制人李厚文。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厚天源现身纾困后,中天能源原实控人、董事长黄博、董事林大湑、谢支华、邓小泊,独立董事陈宋、李光明、贾晓钧均于3月7日递交了辞职报告,公司董事会人数低于法定人数,中天能源将于3月29日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主要为董事会提前换届和选举新的董事会成员等议题。

零对价委托,交易所关注

国厚天源是一家具有国资背景的资管公司,实控人为李厚文,股东为国厚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铜陵天源股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前者是“国厚资产”持股比例65%,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参股,后者的实控人为铜陵市国资委。李厚文控制的国厚资产虽为民企,但实力不容小觑,该公司在2014年4月29日成立,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报国家财政部备案和中国银监会核准公布,是国内首批、安徽唯一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省级资产管理公司,是一家以不良资产经营处置业务为核心的地方金融企业。

此次国厚天源的出现也并非偶然,中天能源早就开始寻求资本方救助。在2018年9月19日,中天能源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黄博便与湖南湘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投控股”)签署了《股权收购及融资合作意向协议书》,当时的合作方案是中天资产拟将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票以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湘投控股,湘投控股为中天资产、邓天洲先生、黄博先生提供融资借款。当时初步约定,协议签订后(2018年9月30日前),湘投控股开立专用账户,存入10亿元人民币作为本项目的准备金,表明收购意向。但是,该意向2018年内只披露了几次进展公告,并未能实现。

随后,才有了国厚资本的登场,而且是以零对价受托管理中天能源。

在3月7日披露的中天能源权益变动表中,国厚天源表示,将着力化解中天能源的金融债权债务纠纷,并计划通过发行纾困债券、设立纾困基金或其他方式,为中天能源在相应产业板块的建设经营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企业尽快脱困。

值得关注的是,3月7日上交所也对此次中天能源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发来问询函进行问询,主要问题为国厚天源以零对价受托管理中天能源是基于何种考虑,及是否还有其他后续安排。3月13日晚,中天能源回复中表示,本次受托管理被托管股份系以为上市公司救助为目标,国厚天源认为直接参与推动上市公司的救助项目,对国厚天源具有长远战略价值,因此其自愿以零对价受托管理中天能源,除已披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外,国厚天源与中天资产、邓天洲先生无任何其他安排。

3月13日晚,中天能源公告了其与国厚天源签订投资合作协议的相关公告。国厚天源将为中天能源的石油天然气全产业链业务提供流动性支持、提供重要项目建设资金以及中天资产债务的纾解等。

国厚天源将主导按照市场化方式通过自有资金、募集资金、清洁能源产业基金、救助基金等形式出资或募资30亿元(暂定),为中天能源的石油天然气全产业链业务提供流动性支持。拟分三期出资,计划于2019年6月底前实现第一期出资10亿元,国厚天源将利用自身优势,促使中天能源尽快恢复正常经营,并尽快实现中天能源石油天然气全产业链业绩的增长。

中天能源未来路在何方?

债务缠身的中天能源总算找到了白衣骑士,但是能否成功化解危机,走出困境,还需再观察,因为2018年的业绩也下滑非常严重。

2019年1月31日,中天能源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减公告,公司2018年业绩预计减少4.91亿元元至4.96亿元,同比减少93.34%至94.2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公司业绩预计减少4.43亿元至4.48亿元,同比减少84.22%至85.17%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000万元到3,5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93.34%到94.29%左右。2018年的业绩下滑极其严重。

根据往期披露的业绩情况来看,2015-2017年度,中天能源营业收入分别为19.79亿元、36.35亿元、64.93亿元,公司主营业务增长较快,但是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却在不断下滑。2015-2017年度起,上市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91.45%、53.03%、20.93%,其盈利能力在不断下滑。海外投资方面,虽然其在海外布局不少,但是2015-2018年三季报,投资收益分别为2955.77万元、759.08万元、872.47万元、511.41万元,且其中对外投资的联营及合营企业收益分别为64.32万元、-55.07万元、-530.19万元、-147.21万元,很可能说明其海外投资的质量存在一些疑问。

此外,回顾2018年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的情况来看,中天能源公司对外投资和担保的风险控制上也有一些问题。

2018年9月13日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了中天资产持有中天能源2.19亿股。原因为2016年公司参与投资山东金石沥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金石”),为山东金石的9.6亿贷款提供一般保证,借款到期后,山东金石未偿还9.1亿元贷款,因此公司股份被冻结。

2018年到2019年初,中天能源又涉及与嘉兴合保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实控人邓天洲人民币7.92亿合同纠纷等诸多法律纠纷。

2019年1月4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冻结了中天资产持有的公司2.17亿股、实际控制人黄博持有的公司3,632万股、实际控制人邓天洲持有的公司3,637万股。让人不解的是,此次冻结的股份的公告中称,河南省郑州中院发出的相关文书中,无法显示本次股份冻结原因,中天资产及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黄博表示不知晓也未收悉该冻结事项发生诉讼或仲裁的信息涉及的相关任何法律文书,此次股份冻结甚至实控人都无法获知原因,也是让人有点懵圈。

根据中天能源3月8日披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的补充说明,中天能源目前累计债务超过60亿元,其中债务违约5.55亿元。此次国厚天源施以援手,暂定募资30亿元,首期计划于2019年6月底前实现第一期出资10亿元,摆在首要的工作,就是要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但是面对盈利能力下滑,对外投资收益不高的业务情况,一系列的法律纠纷,中天能源能否抓住此次国资背景白衣骑士伸出的援手,从债务泥潭中爬出来,还要等着时间给出答案。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腾讯收入结构凸显多元化,“去游戏化”与增强B端业务并存
2
飞行培训是一座待挖的金矿,还是一个要提防的泥沼
3
中移动电信联通出炉5G计划,谁将成为“敢死队”盟军?
4
从卖产品、卖服务到入局社交电商,国美的转型之路能否成功
5
光耀东方集团百亿家产纠纷再升级,商业地产“黑马”的悲情一刻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