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关于小升初,你想知道的各种另类「招数」都在这里了
摘要

教培行业整改一年后,合规性已经不是最大问题,问题反而是在市场竞争加速的情况下,行业如何发展。「打铁还需自身硬」,教育机构只有踏踏实实做好产品才能持续发展。

文章来源:传习邦(ID:chuanxibang)

撰文:木木;编辑:葵酱

教培行业整改一年后,合规性已经不是最大问题,问题反而是在市场竞争加速的情况下,行业如何发展。说到底,政策规范的核心目标是让优质的教育产品浮出水面,让大众受益。「打铁还需自身硬」,教育机构只有踏踏实实做好产品才能持续发展。

从那时我便站在了小升初战役的起点……妈妈当时对我的要求并不高,投递了我梦寐的三帆,和保底的理工附分还有八一中学……(三帆面试通过)老师说我的中学就定了,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那天,妈妈哭了……也许是心又高了,我又期望成为人大附中的一名学生。这天放学,我收到了两个好消息,第一是八一中学不用让我考试,便将我录取数学实验班;第二则是101的面试。这次面试,也是语数英老师一一问答,我对答如流,录取了……这天,我终于接到了人大附中的面试通知……直到那令人难忘的一天来临。「我被人大附录取了,真的?’我不敢相信。

这是一名被人大附中录取的「牛娃」所写的作文,文中描述了他所经历的「小升初战役」,流程可以总结为:圈定心仪学校→根据报名时间做好规划→投递简历→面试→录取→择校。

如果不想等着被随机分配,这就是每个有孩子的家庭或早或晚必经的过程。在这场竞争激烈的双向选择里,「不想被其他孩子比下去,就只有一个个上培训班。」一位常年混迹各种家长群的妈妈如是说。

今年1月,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表示,2018年,全市100%的公办小学和初中划片就近入学。不过,这显然不意味着择校战争的结束。学校对优质生源的选拔和家长对名校的追求始终存在。由此带来的庞大市场需求,依然坚挺。如履薄冰地从过去一年的专项治理中存活下来的教培机构,也已找到先合规再发展的路径。

01

小升初:免试入学和消失的「坑班」

不经过素质选拔进入人大附中这样的名校的机会,如同一场赢面极小的赌博。很少有家长敢赌这个概率。

2018年12月13日,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北京市2019年将取消特长生招生,城六区逐步降低公办学校寄宿招生数量和招生比例,到2020年寄宿招生将实行登记派位入学。目前,北京市小升初的主要途径有登记入学、公办寄宿、民办校和派位。

四种途径中,公办寄宿和民办校都有一个综合素质考察过程。不需要考核的登记入学和派位则有学区分片的差别。

且不说,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清华附中、首师大附中、十一学校、101中学,这「海淀六小强」中,除101中学外,其余学校均不加入派位。

就登记入学而言,这些学校的招生范围也较普通学校更广。正如一家培训机构的教师所说,「这些登记入学名额相对于每所学校总的招生人数来说并不算多,而且竞争激烈,通过登记入学进入清华附中的学生可能还占不到1%。」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四种途径只是中学招生主流途径,还有一些游离在灰色地带的招生途径,比如「点招」以及与之相对应的「坑班」。

这是一条流传在学校、坑班、各类培训班和家长间的隐秘通道。充斥着各种暗语,圈外人不经科普绝对一脸蒙圈。

「QHF有对口KB。三四年级报考LX考试,成绩优秀的可进入LX教育。LX每学期都会进行考试,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可被QHF提前录取。」

清华附中教学楼

这是某家长论坛中一则关于清华附中点招的科普帖。

一位家长介绍说,「名校暗地里和机构有合作,然后秘密通知孩子考试,通过考试选学生,门槛以奥数为主,辅以英语语文,这种机构就叫坑班。」

上述科普贴中的「LX」就是清华附中点招的对口「坑班」水木龙华学校,简称「龙校」。

坑班从1998年左右伴随着小升初电脑派位的出现而出现,到后来逐渐发展演变为,几乎海淀所有的名校都有像龙校这样的坑班。清华附中有龙校,人大附中有仁华学校,101中学有金帆,北大附由于招生人数较少没有专属固定坑班,与各大教育培训机构均有合作关系……

不过,随着历次整顿,到如今坑班已经逐渐成为一个历史名词。

2018年,国务院《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的政策出台,这个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整顿令下达后,坑班被大力整顿。曾为101中学坑班的金帆教育培训中心在2018年3月30日发布停课通知,之后没有复课。

「最后的坑班」龙校也在过去一年几经停复。在2018年3月14日停课,当年5月31日又复课。2019年1月,龙校临时停办了一次老生期末兼新生测试。年后,龙校继续正常上课。

近日,有消息称龙校再停课。流言纷纷。有传言说龙校被吊销执照,也有人说只是两会期间临时停课。未有确证,不知其详。

此外,许多名校还有各具特色的招生选拔,乃是真正的「优中选优」。

人大附中有早培班,由教委特批,可面向全市进行招生,每年招4个班160个学生左右。全市五年级学生都可报考,考试内容包括奥数、语文、英语、物理和人文科学等各个方面。

以首师大附中为目标的孩子则可以通过投递简历、参加师达中学的考试、参加四校联考等方式入校。

02

长盛不衰的奥数和崛起中的素质教育

「免试就近入学」、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奥数竞赛熄火、「减负三十条」……过去一年官方为中小学生减负的力度前所未有。从学校、家长到整个教培市场都切身感受到这种变革的力量。

即便如此,家长们依然倾向于送孩子去上奥数之类的培训班。刚为上三年级的女儿在某培训机构报完名的一位家长说,「奥数本质上数学,是思维训练,不管有没有竞赛,最好都学一下。」

教培市场对此态度也很乐观。 「我不会没有饭碗,奥数培训还是有需求。没有比赛,学校自己还会组织入学选拔考试,入学还有分班考。」 某培训机构奥数培训老师这样说。

或许是历史的惯性,奥数与升学的关系已经融入骨血。

1993年至今,北京市教委针对小升初的政策经历了多轮演变。这其中,取消统考后,择校生、特长生、特色实验班、企业子弟入学、共建入学等多种优先入学途径曾轮番上演。这些途径都或多或少与奥数有着联系。已经为奥数竞争和培训市场精心准备数年的学而思由此崛起。

政策狂风暴雨的打击也无法根除这种联系。

某家长群里,一位刚刚带孩子参加完某私立学校自主招生考试的家长恼火又后悔,「好几道奥数题,我儿子没上过班,当然考不好。平时不如我儿子的同学,因为学过就比我儿子考得好。不是不让学奥数吗?」

普通招生考试可能碰到奥数题,一些「天才班」的考试内容则必然包括奥数,比如上述的人大附中早培班。

当然,对于这种全市十多万孩子中选160的小概率事件,家长们一般不抱太大希望。但是,「既然总要有人成功,为什么不能是我们?」不少家长一边不抱希望地喊着,「如果能通过培训上,就不是早培班了。」一边暗搓搓地给自家孩子一个个报班。

除了长盛不衰的奥数,素质教育是教培市场新近崛起的热门。很多学校的选拔越来越看重综合素质,促使素质教育成为焦虑的家长们争夺的另一个高地。

人大附中早培班的选拔奥数之外还会考物理和人文科学。更加典型是十一学校。

十一学校有专项优异选拔。在科技(创新项目、模型类、机器人、天文、DI创新思维、电子技术、汽车技术、信息学)、艺术(交响乐团、合唱团、民乐团、舞蹈团、播音主持、软笔书法)、体育(足球、棒球、健美操、击剑、马术、冰球、围棋、中国象棋、国际象棋)等项目表现优异的孩子可以选择通过这种方式进入十一学校。

03

各显神通的教培机构

与其说过去一年政府的整顿是对教培市场的打击,不如说是规范。毕竟,从结果来看,官方的减负并没有影响市场需求的火热。不变的需求下,教培机构们已经找到各自的合规之道。

走过2018,先合规再发展是教培机构的共识。

海淀黄庄培训机构退烧

某培训机构负责人介绍说,为了合规,他们已经取得的各种证照足足有20多个,「合规得都不能再合规了。其他相关规定也会严格遵守,比如不能聘请公立学校的在职老师、不能与升学有挂钩、晚上8点半之前必须放学……我们每天晚上8:25一定会放学。」

难以达到教委发放许可证条件的中小机构,也通过几家机构共用证照等方式完成了合规。

整改已经进行一年之后,合规性已经不是问题,更大的问题反而是在行业集中度加剧,市场竞争加速的情况下,如何发展。

用户选择机构变得超级理性。充足且优质市场供给直接造成了传统以硬广为招生途径的获客成本越来越大,目前招生效果比较好的口碑传播转介绍、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招生方式也都依赖机构较强大的教学教研能力。

说到底,政策规范的核心目标是让优质的教育产品浮出水面,让大众受益。「打铁还需自身硬」,教育机构只有踏踏实实做好产品才能持续发展。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腾讯收入结构凸显多元化,“去游戏化”与增强B端业务并存
2
飞行培训是一座待挖的金矿,还是一个要提防的泥沼
3
中移动电信联通出炉5G计划,谁将成为“敢死队”盟军?
4
从卖产品、卖服务到入局社交电商,国美的转型之路能否成功
5
光耀东方集团百亿家产纠纷再升级,商业地产“黑马”的悲情一刻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