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流动性指标持续预警,老将重回渤海财险欲“扭颓”
摘要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季度末,渤海财险3个月内、1年以内的综合流动比率,分别从上季度的97.79%、65.62%下降至92.44%、63.29%,双双低于100%。

随着经济步入高质量发展周期,保险行业转型调整,防范流动性风险也被频频提及。

蓝鲸保险注意到,截至2018年4季度末,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财险”)3个月内、1年以内综合流动比率,已连续两季度低于100%,持续“预警”,对此,渤海财险坦言,按照现有资产负债情况,到期的资产对应相同期间的负债已存在缺口。

除流动性吃紧外,渤海财险人事变动也略显频繁,原总经理任职未到期即匆匆离任,老将阳建军重回出任临时负责人,尽管人事动向暂未明晰,但也给业内留下想象空间,而摆在新任总经理面前的,则是渤海财险连续三年亏损、亟待扭转的情况,以及如何缓解流动性风险的当务之急。

综合流动比率敲“警钟”,渤海财险资产负债现缺口

整体来看,综合流动比率与流动性覆盖率,作为衡量险企流动性风险的重要指标,除给险企自身提供警示外,也给监管提供衡量参考。

蓝鲸保险注意到,截至2018年4季度末,渤海财险3个月内、1年以内的综合流动比率,分别从上季度的97.79%、65.62%下降至92.44%、63.29%,双双低于100%。

回溯来看,2017年3季度,渤海财险一年以内的综合流动比率从108.73%下滑至91.91%,跌破100%。彼时,渤海财险表示,尽管低于100%,但公司持有可提前变现的资管产品和金融债,实际一年以内综合流动比率充足,其余各区间综合流动比率均大于100%,资产预期现金流能覆盖负债现金流出。

然而,近一年半以来,渤海财险3个月内综合流动率、1年以内综合流动率均处于下行趋势,1年以内综合流动率已持续6个季度低于100%,3个月内综合率也连续2个季度低于水平线。

对于现状,渤海财险坦言称,从综合流动比率来看,公司1年以上流动性充足,3个月内、1年以内的综合流动比率均低于100%,“说明按照现有资产负债情况,三个月内、一年内到期的资产对应相同期间的负债存在缺口”。

“综合流动比率低于100%,说明短期内到期资产低于到期负债,有一定的流动性风险”,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提醒称,其指出,财险公司综合流动比率对比寿险公司而言相对较低,但流动性风险同样不可忽视,建议该类险企多保持货币资金持有量,或调高短期资产配置比率,“可以通过存量资产调整,也可以通过新收的保费在配置时进行调整”。

事实上,近期,流动性风险被屡屡提及。早前,普华永道发布《2018保险公司全面风险管理与资产负债管理调查报告》,从受访的保险机构情况来看,流动性风险已超过操作风险,成为第二大薄弱的子风险领域。

不少机构均按照监管要求,开展流动性风险指标计算、报告和压力测试工作,制定流动性应急计划并开展演练等。

“在流动性偏紧的情况下,险企应该收紧投资端支出,回笼资金”,经济学家宋清辉从投资端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对此,蓝鲸保险多次联系渤海财险,就是否出台相应的流动性应对措施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高管频变动,老将重回出任渤海财险临时负责人

流动性吃紧的另一面,则是渤海财险并不乐观的利润水平。

作为天津首家财产保险法人机构,渤海财险由天津综合性大型国有集团天津市泰达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控股”)带头成立,泰达控股进军保险,彼时也被视为扩大金融布局的步骤之一。从5家发起股东的背景来看,渤海财险地方优势明显,股东资源丰富。

2012年,渤海财险引入澳大利亚保险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2015年,引入天津滨海高新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将注册资本提升至16.25亿元。频频动作谋变背后,也不难看出股东方对渤海财险的期待。

蓝鲸保险对渤海财险近几年情况进行梳理发现,2013年至2018年,渤海财险保险业务收入逐年提升,2018年保险业务收入40.03亿元,同比上涨3.54%,低于整个财险行业11.52%的保费增速。

此外,渤海财险除在2015年实现1.05亿元的净利润外,其余年度均处亏损状态,2018年全年亏损1.12亿元。

事实上,亏损的端倪,也能从保费结构窥见。2013年至2018年,渤海财险机动车辆保险占保费收入的比重均在8成以上,2016年、2017年占比更达到9成,持续亏损的车险业务,将该公司拉入整体亏损泥沼。具体来看,2013年起,渤海财险车险业务亏损均在1亿以上,2017年,亏损扩大至3.09亿。

作为保费收入“大头”,车险业务可快速提升规模保费,但居高的综合成本率,也使得诸多中小财险公司车险业务处于亏损现状。

业内人士指出,受经济增速下滑等影响,汽车销量增速趋稳,2019年车险保费收入进入瓶颈期,此外,商车费改持续深化,费率水平持续走低,造成车均保费降低,也给保费收入带来压力。持续发力车险业务的渤海财险,无疑也面临着行业“难题”。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渤海财险人事变动也稍显频繁。

2月3日,渤海财险官网披露2019年1号重大事项公告,沈小钧不再担任渤海财险总经理、执行董事职务,董事长许宁出任临时负责人。此后渤海财险发布的《关于变更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间接股权投资及境外投资行政负责人》的基本信息公告,则给出了更为明确的信息,公司于1月25日免去沈小钧职务。

早期资料显示,沈小钧任期为3年,如今,就任1年半即匆匆离任,而在2018年12月,沈小钧还出任公司电商工作会议,并指导工作。

不到1个月,渤海财险临时负责人也发生变更。2月25日,渤海财险公告称,临时负责人一职更替为阳建军,总经理职位暂空缺。

据了解,阳建军为保险行业“老将”。曾在平安财险任职多年,后出任渤海财险副总经理;永诚财险副总裁以及永诚保险资管公司拟任副董事长;中瑞万邦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拟任董事长等职位。

重回“老东家”,出任临时负责人,阳建军是否接棒渤海财险总经理一职,也给业内留下想象空间,而摆在面前的,则是渤海财险亟待扭亏、缓解流动性风险的局面。(蓝鲸保险 李丹萍)

热门文章
1
苏州一周内两度迎政策“重拳”,旭辉、中海等房企激战“哑火”?
2
复星联合健康拟增资1.6亿减负,借力股东布局高端市场落地存关卡
3
蓝鲸财富访谈|中欧基金许欣:基金业需要一场自我变革
4
小米电视价格战引发质量危机,多方围堵之下能否突围?
5
贝因美回购案被恒天然代表否决,后悔合作的双方还将博弈多久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