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红宇新材控股权或易主,新来者曾接盘万福生科
摘要

前度刘郎今又来,红宇新材好戏或许才刚刚开始。

红宇新材(300345.SZ)3月5日晚公告,控股股东、实控人朱红玉及其一致行动人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公司26.1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湘晖鸿),该事项可能会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一周之前,朱红玉刚刚获得建湘晖鸿的实际控制人卢建之旗下公司湘晖农业与长沙银行等五方共同提供的3.75亿信托贷款支持。当时市场就猜测朱红玉或将就此放弃控股权。

值得关注的是,接盘者卢建之属于有名的“湘晖系”,曾同样通过借款方式取得万福生科控股权,并在此后将万福生科转卖联想,即是如今的佳沃股份(300268.SZ)。

前度刘郎今又来,红宇新材好戏或许才刚刚开始。

五方共同借款

2月27日,红宇新材发布过一则《信托贷款》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与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于2019年2月27日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获得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建鸿达”)、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湘晖农业”)五方共同提供的3.75亿元资金支持。

朱红玉缺钱不是秘密。身陷股权质押和债务危机的她,去年就试图将表决权转让给神秘买家华融国信,后在监管关注之下被迫终止。

最新业绩快报显示,红宇新材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685.4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30%;实现利润总额-30094.3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1.1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8516.0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71.48%。

连续两年亏损的红宇新材,一方面实控人朱红玉要设法脱离股权质押苦海,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也急需扭亏为盈,避免连续三年亏损直接退市的危机。

去年年底,湖南开始针对上市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危机开启纾困行动。财联社记者了解到,虽然红宇新材被列入第一批长沙市上市公司纾困对象,但进展一直缓慢。

长沙市的纾困贷款资金,大致是市里出四分之一,企业所在区县出四分之一,剩下一半由长沙银行配套解决。

但由于红宇新材2017年和2018年亏损,一旦2019年扭亏无望引发退市,政府相关部门无法承受“放出去的资金收不回来”的风险。最终各方找到的解决办法便是红宇新材实控人得找来民营资本作为共同放款人,且由该民营放款人对其他参与放款的国有资本委托人承担担保人角色,担保国有资本安全。

湘晖农业和建鸿达就是朱红玉找来的民间资本。据了解,在3.75亿的信托贷款中,湘晖农业和建鸿达承担了主要的放款人角色,并对另外三方国有资金承诺担保其安全。

依据《信托贷款合同》,首批借款一次性发放,借款期限为1+1年,后续拟根据朱红玉的需要,分批次提供融资资金支持,各批次资金的金额及交付时间由全体委托人协商确定,具体以各方签署的合同条款为准。

3.75亿元资金首要任务便是帮朱红玉解除股权质押危机。数据显示,朱红玉共持有公司股份9069730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55%。2018年三季报显示,朱红玉累计质押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90697225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99%,占公司总股本的20.55%。

同时,公司5%以上股东、一致行动人朱明楚为朱红玉之子,其持有红宇新材2481389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2%,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质押股数已达24810000股,占其所持股份99.98%。。

资金到手后,朱红玉在3月1日解除质押680229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41%。在3月5日再次解除剩余质押的2267432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4%。朱明楚也在3月5日解除质押24,81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2%。至此,朱红玉母子解除全部质押股份。

接盘者曾让万福生科摆脱危机

股权质押解除,朱红玉母子转手拟将合计持有的公司26.1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

企查查数据显示,建湘晖鸿注册资本10000万元,成立于2019年2月22日,注册地同在红宇新材所属的长沙市宁乡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显而易见这是一家专为接手红宇新材而来的公司。

建湘晖鸿股东分别为持股60%的湘晖农业和持股40%的欧阳少红。建湘晖鸿的法定代表人卢建之,同时担任湘晖农业的法定代表人。欧阳少红则是建鸿达的法定代表人。建鸿达实际控制人为刘平建。

湘晖农业和建鸿达正是此前五家给朱红玉信贷贷款的委托方中的两家。财联社记者发现,卢建之和欧阳少红至少在一家名为湖南纳菲尔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纳菲尔)发生交集,欧阳少红是纳菲尔的法定代表人,卢建之则在纳菲尔任董事。

企查查数据显示,纳菲尔成立于2009年,自称为世界领先的钨合金电镀工艺技术厂家,是中国最大的钨合金电镀加工加工企业。公开信息显示,刘平建曾与地方官员商谈过纳菲尔落地某地的事宜,大概率纳菲尔也是刘平建旗下产业。

纳菲尔公司股东构成中还包含了湖南湘投高科、湖南财信创投、湖南高新创投等湖南资本市场有名的股权投资机构。

刘平建对资本市场并不陌生,旗下建鸿达是潇湘资本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潇湘资本”由曾经的“成功系”刘虹复出之后创立。建鸿达并与潇湘资本曾一同出现在多伦股份的前五大股东之列。不难猜想,纳菲尔的创投股东和刘平建会对把纳菲尔运作上市没有想法。

卢建之和他的“湘晖系”则名声更隆,其最广为人知的运作案例便是万福生科,湘晖农业最初便是为接手万福生科而设。

2012年,上市一年的万福生科财务造假案发。在当地政府牵线下,2013年8月,卢建之专门在万福生科所在地湖南省桃源县成立湘晖农业,并通过湘晖农业借款1.4亿元给万福生科实际控制人龚永福夫妇,以助后者解决万福生科债务问题。

此后湘晖农业以上述1.4亿借款“逾期未还”诉诸司法,之后通过司法划转获得万福生科3509万股股权。几番腾挪,湘晖农业最终取得万福生科控制权,卢建之在2015年取代龚永福成为万福生科法定代表人。2017年湘晖农业将万福生科卖给联想旗下佳沃集团成功套现,万福生科变身如今的佳沃股份。卢建之助万福生科摆脱退市危机,一战成名。

卢建之除了资本运作,亦有涉足实业。企查查数据显示,长沙振升铝材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在2018年6月变更为卢建之,振升铝材此前系“鸿仪系”资产。

如今,朱红玉母子拟将表决权委托给给建湘晖鸿,亦不乏道理。毕竟湘晖农业和建鸿达掏出的真金白银需要有所依托。但有万福生科故事在前,坊间也自会有更多猜想。

3月5日晚上,财联社记者致电红宇新材,询问大股东将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后续的控制权转让之类安排。回复称目前只委托表决权。

记者短信求证卢建之 “接过表决权是否后续将资产置入红宇新材?”,卢回复“以公告为准。”

3月5日红宇新材公告还称,朱红玉母子与建湘晖鸿协商一致,未来12个月内,双方有意向就所委托表决权的股份转让安排进行协商,具体股份转让事宜尚不确定。目前创业板公司不准借壳,但坊间对此条规定的修改一直抱有期待。

该公告同时称,因上述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为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保证信息披露公平性,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红宇新材将于2019年3月6日开市起停牌。停牌时间预计不超过5个交易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苏州一周内两度迎政策“重拳”,旭辉、中海等房企激战“哑火”?
2
复星联合健康拟增资1.6亿减负,借力股东布局高端市场落地存关卡
3
蓝鲸财富访谈|中欧基金许欣:基金业需要一场自我变革
4
小米电视价格战引发质量危机,多方围堵之下能否突围?
5
贝因美回购案被恒天然代表否决,后悔合作的双方还将博弈多久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