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恒大许家印的冰与火,跨界造车者能抗多少坎儿?
摘要

跨界造车的恒大及许家印,正行走在冰火两重间,获得了卡位市场的机会,同样也要接受投资风险的考验。

导 读

铑财此前撰写的新能源汽车系列之《李斌、何小鹏最关心什么 蔚来汽车、小鹏汽车难闯三关?》发布之后,收到很多粉丝和网友的评论,不少人对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充满了期待,当然,也更担心产品的质量问题,其中,“不要拿消费者当小白鼠”的呼声最高。

其实,在新能源汽车行业,还有额外的一股造车势力。作为货真价实的跨界者,此前一点经验没有,也不像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一样招聘研发团队、技术大拿来研发产品。他们的打法简单也略显粗暴:凭借资本实力收购汽车上下游企业,实现弯道超车。

本期铑财关注的是跨界新能源汽车的地产企业,其中以恒大最具有代表性,一是投资手笔较大,短短半年多时间已投资了近300亿;二是进行全产业链布局,而不是单单只做产品,如此大手笔、高格局、重资产的投入,成功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但是有没有风险呢?答案也是肯定的。

作者:申小宗

来源:铑财-铑财研究院

科尼塞格(Koenigsegg),源自瑞典的超跑中的超跑。其在业界确立NO.1地位的事件是,布加迪Chiron用时41.96秒,缔造出0-400km/h-0纪录,1个月后,科尼塞格Agera RS就以36.44秒打破了它的纪录。

在极速上,科尼塞格Agera RS在美国内达华州跑出447km/h,打破了布加迪Veyron SS创下的431km/h极速纪录。

2015年,科尼塞格推出旗舰车型Regera。这是一部采用插电式混合动力系统的超跑,具有1521马力,2.8秒破百,极速可达440km/h,只比和谐号CRH380A(486km/h)稍慢一些。

科尼塞格CEO克里斯蒂安•冯•柯尼塞格认为,拆除Regera的内燃机引擎,可以有效将其变成“可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动汽车”。

或许是看中了科尼塞格的无限实力,恒大集团今年与科尼塞格高调牵手。在外界看来,这即可挽回恒大在法拉第投资中失掉的颜面,并继续行走在造车之路上。

败走法拉第

2018年6月,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正是Smart King的子公司。

这意味着,恒大集团正式入局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如此大手笔的投资,震惊了整个行业。毕竟贾跃亭因乐视系列事件,已经信用破产。

更让人震惊的是,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刚成立,就制定了一个长远计划——未来10年,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10年后,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

这是什么概念?,全球销量第一的丰田,公布的2017年销量数据,也才仅有800多万辆,而成立10余年的特斯拉,总销量也只是刚刚超过30万辆。

况且,传统的汽车厂家,每辆新车的研发、认证周期平均也要超过4年时间。从0起步,恒大哪里来的信心?

也基于此,业界人士认为,这是恒大急于回归A股的急躁投资行为。

果然,恒大为自己的急躁付出了代价,在牵手短短几个月后,双方就因控制权和资金问题闹翻了。

随后,双方你来我往,唾沫齐飞、鸡毛一地。纠缠到2018年12月,迎来了尾声。12月31日,恒大健康公告称,与贾跃亭控制的FF达成了重组协议,宣告二者的合作最终以和平分手告终。

根据法拉第未来的一封公开邮件显示,恒大健康获得了法拉第未来在中国广州南沙工厂的土地和设备。对恒大健康来说,相当于用8亿美元买到了600亩工业用地,而这块地,前一年是贾跃亭用3.6亿元拍下的。

显然,恒大这个生意不太划算。然而双方的合作甫一公开,恒大健康的股价就开始飙涨,一度涨幅超过200%。细算下来,超过恒大投资金额的10倍。

资本的逻辑就是这样神奇。以此来观,似乎也很难去衡量恒大在投资法拉第未来过程中损失有多少。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恒大造车梦,刚开始就破碎了。

不过,一心造车的恒大并没有放弃。2019年开年,又上路了。

重新上阵

恒大的金主身份,吸引了众多业界伙伴。科尼塞格(Koenigsegg)就是其中一个。

2019年1月15日,恒大健康宣布以9.3亿美元代价,收购了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51%股权,并获得多数董事席位。

公开资料显示,NEVS,是一家总部位于瑞典的全球性电动汽车公司,其全资控股公司是国家现代能源控股有限公司。

NEVS于2012年4月在瑞典注册,8月就完成了脱胎于军用飞机制造企业的瑞典萨博汽车公司。该公司,将飞机制造技术运用于汽车生产,是老牌欧洲高端车企。

在新能源汽车方面,2014年8月,NEVS推出了第一版9-3电动原型车,目前已研发出两款达到量产条件的纯电动汽车车型,并与东风汽车、宁德时代、瑞萨电子株式会社等行业领先企业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更重要的是,2017年1月,NEVS天津合资公司获得中国新能源车生产资质,成为首家在华率先取得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合资公司。

拥有技术基础优势,业内资源又很丰厚,且有新能源车资质,恒大成功入局NEVS,无疑是做了笔划算的买卖。

在恒大取得对NEVS的控股权后,原本于2019年1月25日成立的恒大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2月20日完成了更名——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1月29日,恒大健康又发布公告称,恒大NEVS与超级跑车公司柯尼塞格签订合作协议,双方组建成立一家合资公司,致力于研发和生产制造世界最顶级新能源汽车。

合资公司中,NEVS持股65%,柯尼塞格持股35%。合资公司使用柯尼塞格的技术专利和品牌。通过全面的战略协同,进一步强化恒大在全球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战略布局,助力其打造世界领先的新能源汽车集团。

根据协议,NEVS应以无条件股东出资的形式对合资公司注资1.5亿美元,注资共分三次进行。

据了解,双方签约仪式上,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恒大NEVS董事长蒋大龙和柯尼塞格董事长克里斯蒂安•冯•柯尼塞格等共同出席。大佬云集,可见双方的重视程度。

恒大的步伐远不如此,1月28日,恒大又成立了四家业务涉及汽车相关产业的公司: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销售(广东)有限公司、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科技(广东)有限公司、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广东)有限公司和深涛生活服务(广东)有限公司。

这四家公司均由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最终受益人是恒大新能源汽车控股(香港)有限公司。

至此,恒大完成了新能源汽车投资和股权结构上的准备工作,为造车铺好了路。

全产业链切入

除了在汽车厂商方面收购与合作,恒大还将目光瞄准整个汽车产业链。这也是其与蔚来、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最大的不同之处。

1月24日,恒大健康公告称,将以10.6亿元入股动力电池企业上海卡耐新能源有限公司,以持股58%方式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卡耐新能源成立于2010年5月,主要从事三元软包动力锂离子电池研发、生产和销售。早期主要向日本的大巴出口电池,2015年起,开始向乘用车提供电池生产服务,上汽通用五菱、江铃新能源、蔚来汽车、海马新能源等车企都是它的合作伙伴。

卡耐新能源在产品上的优势在于,其量产的电芯能量密度最高可达250Wh/kg,280Wh/kg中高镍电芯产品即将装车,300Wh/kg、350Wh/kg的高镍NCM811、NCA电芯产品已完成研发,具备量产条件。

而在2018年,恒大集团以144.9亿元入股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获公司40.964%股权,成为广汇集团第二大股东。

广汇集团的行业地位不容小视。旗下广汇汽车,是全球最大的乘用车经销与服务集团、中国最大的豪华乘用车经销与服务集团、中国最大的乘用车融资租赁提供商及中国汽车经销商中最大的二手车交易代理商。

上述投资,共花费恒大集团近300亿元资金。一番豪砸之后,恒大的造车梦想终于不再虚无。实现了对电池、新能源汽车研发制造、经销的全产业链布局,展现出了恒大造车的决心和策略。

那么,为何恒大乃至许家印,对新能源汽如此车志在必得?

首先,新能源汽车展现出了广阔前景,各个国家都出台了相关支持政策,新能源汽车取代燃油车已是大势所趋。2018年中国燃油车销量负增长,新能源汽车销量攀升已具备了现实说服力,成为未来十年最大的商业机会之一。

更重要的是,由于国外汽车工业发展较早,燃油车核心技术掌握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手中,而新能源汽车近几年才开始发展,中国企业与国外企业处于同一起跑线,在新能源汽车未来主战场中,中国车企有望掌控自己的核心技术,创造赢取市场的机会,甚至能助力中国汽车产业逆袭,成为新能源汽车自主品牌强国。这无疑是恒大,乃至万达、华夏幸福等地产公司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最大吸引点。

其次,2018年,房地产调控政策持续加紧,房企融资渠道也被收紧,房企负债率居高不下,且出现兑付风险,有实力的公司亟需通过多元化发展,寻求新的业务增长极,释放地产业务风险。

这也是为什么许家印曾说,要探索高科技产业的原因之一。

2018年3月,许家印在恒大集团年会上明确表示,“从2018年开始,恒大集团要在战略上积极探索高科技产业,比如新能源、航天、人工智能、生命科学干细胞、互联网,在有机会有条件的情况下都会去探索。”

冰与火的考验

进入一个全新产业,从零起步必然十分艰难。收购其他优质公司股权或资产,无疑是弯道超车之举。

不过,在寡头林立、讲究技术、资源、品牌、资历等沉淀的汽车领域,只有收购是远远不够的。比如吉利汽车全资收购沃尔沃,李书福也是费了几年时间,几番痛苦、几番磨难后,才理顺与沃尔沃在行动思想、管理、文化、人才等方面的各种关系。两年换了三位CEO,甚至有一个阶段,“沃尔沃冲突不断”被媒体持续报道。

恒大投资法拉第未来以失败告终,已是一个提醒。况且,同类跨界企业中,华夏幸福收购合众新能源近53.4%股份,近日也传出其有意撤资。

资料显示,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在2017年年底,出资3.3亿元收购合众新能源近53.4%股份,王文学成为合众新能源董事长,而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合众新能源最大股东。

铑财注意到,2018年11月29日,合众新能源完成法定代表人变更,由合众新能源创始人方运舟取代了王文学的法人代表身份。

而且,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控股位置由原来的第一位,现在成了第七位。

事实再明显不过,华夏幸福投资新能源汽车一年以后,要抽身退出了。

此外,宝能接盘的观致汽车,发展也有隐忧。2月21日,观致汽车宣布,已引进雷诺-日产联盟前任全球新能源总监矢岛和男,担任观致汽车CEO(总裁),取代观致汽车总裁李峰,但李峰仍然担任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

观致汽车在宝能集团接手后,销量有所增长,但依然持续亏损。2018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显示,观致汽车连续第30个季度亏损,总亏损达7.41亿元,同比增长128%。

观致汽车总裁李峰被取代,观致汽车CEO刘良、高级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蔡建军先后离开,以及观致汽车全国40家经销商联名发起致厂家函维权的事件,都使得宝能集团的造车之路并不顺畅。

以此来看,跨界造车的恒大及许家印,正行走在冰火两重间,获得了卡位市场的机会,同样也要接受投资风险的考验。

还有不少坎

造车是一个投资巨大的行业,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说过:“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那么,恒大能抗的住吗?

去年恒大实现销售额5513亿,去年上半年,恒大实现净利润530亿,同比大增129.3%,核心利润550.1亿,同比大增101.5%,稳居行业“利润王”。

2019年2月2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全球富豪榜》,许家印以2500亿元人民币位列富豪榜大中华区第3位,全球第26位,同时蝉联房地产行业首富。

看来恒大拥有雄厚的资本,只是源源不断的进行投入,是否能够填平造车这个无底洞,也还存有悬念。

从消费端看,作为新能源汽车,消费者有四大焦虑:里程焦虑、安全焦虑、成本焦虑、便捷性焦虑。

从技术端看,核心技术仍有待成熟和突破。最大的痛点集中在电池续航上,车企说续航400公里,是在最佳工况、最佳环境温度下测试的结果,南北方的温度差异不一样,驾驶情况不一样,路况也不一样,到了消费者手中,实际的续航里程一般会打折扣。

仔细梳理之下,恒大造车还有不少坎要迈,单单对其资金的考量,就是一个持续性问题。不能突破电池续航瓶颈,自然也沦为平平之作,而想突破的话,需要整个电池产业资源支持,投入的精力、金钱和资源显然不是恒大一家可承受的。

同时,汽车行业也是口碑说话的行业,在特斯拉落户中国,比亚迪、北汽新能源、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都已有自己核心产品的形势下,恒大能造出什么样的车,目前还根本看不到任何迹象,这是其发展的最大不确定性。

面对政府补贴取消、行业竞争加剧、入局者众多等行业环境,显然决定恒大能否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立足的,只能是品质产品。以此来观,恒大的造车梦才刚刚开始,前方路途有阳光更有雪霜,如何发展,考验着恒大及当家人许家印的经营智慧,铑财也将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本文原创作者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腾讯收入结构凸显多元化,“去游戏化”与增强B端业务并存
2
飞行培训是一座待挖的金矿,还是一个要提防的泥沼
3
中移动电信联通出炉5G计划,谁将成为“敢死队”盟军?
4
从卖产品、卖服务到入局社交电商,国美的转型之路能否成功
5
光耀东方集团百亿家产纠纷再升级,商业地产“黑马”的悲情一刻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