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九有提示暂停上市风险,原实控人投资牛板金等5家P2P全出事,前十大股东包括东方资产、明星基金经理孙建波旗下乾和投资等

2月12日,*ST九有(600462.SH)发布可能被暂停上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公告。其公告称,若2019年度财务报告继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海证券交易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ST九有上一年的财报就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若年报再次被审计方拒绝表示意见,公司股票将在2019年年报披露日起停牌,在停牌后的十五个交易日内,由上海证券交易所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据披露,*ST九有将在2020年4月29日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1月23日披露的业绩减亏公告显示,*ST九有预计2019年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10万元左右。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ST九有的控股股东为天津盛鑫元通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盛鑫”),持有公司19.06%股份,前十大股东还包括共青城乾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乾和投资”)-乾和投资卓越1号专户私募基金、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东方资产”)等。

天眼查信息显示,乾和投资控股股东及法人孙建波履历包括景林投资合伙人,曾就职于华商基金,并在任职期间获得金牛基金称号。孙建波管理的基金华商盛世曾在2010年因战胜“公募一哥”王亚伟成名,被称为明星公募基金经理。

乾和投资卓越1号专户私募基金在19年三季度减持90万股后,尚持有783.75万股,是公司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资产最早在2015年12月31日起,就持有470万股*ST九有,当时的流通市值为6219万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东方资产的持股比例未变,流通市值仅621万元,缩水10倍。

东方资产曾踩雷退市公司中弘股份。

中弘股份于2018年从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18年11月,在阿里拍卖平台,东方资产旗下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讲评估价30.67亿元的中弘地产不良债权以25亿元的起始价拍卖,该债券最终流拍。

2018年10月,*ST九有董事长及实控人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8年9月26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执行逮捕。他刚在一年前通过控股公司,以7.5亿入主*ST九有。

*ST九有公告显示,在2017年8月,原董事长朱胜英及李东锋和孔汀筠与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 “春晓金控”)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7.5亿元的价格,将盛鑫元通100%的股权转让给春晓金控。而持有春晓金控86.80%股权的韩越也成为上市公司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ST九有2018年营业总收入22.6亿,亏损2.7亿,业务包括供应链交易服务类、摄像头产品、指纹模组等。18年末,*ST九有曾公告称,子公司润泰供应链因财务问题经营停滞,据报道,*ST九有对润泰供应链承担3.14亿元担保责任金额。业务停滞、债务压身、大股东股权全部冻结,*ST九有深陷危机。12日退市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和高管团队正在尽全力消除2018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的相关事项,避免退市。

韩越的另一个身份是VC春晓资本合伙人。

2018年中旬,春晓资本投资的P2P相继传出兑付困难的消息,截至目前,春晓资本关联的5家P2P平台,包括君融贷、石头理财、牛板金、聚财猫、抓钱猫均已先后因涉非吸被立案。

春晓资本参投的3家包括聚财猫、君融贷及石头理财。春晓资本旗下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牛板金运营主体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15%股权。另外,曾与春晓资本共同参投多家公司的上海稼沃云朵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抓钱猫股权。

除P2P外,春晓资本投资的其他项目,包括品途集团也被曝出因春晓资本撤资筹款还债,导致公司资金紧缺。春晓资本成立于2015年,曾被称为“独角兽搬运工”,创始合伙人还包括吕佳凯和何文,其他高管及员工应需处理项目后续退出事宜。

2019年5月,中基协发布关于注销20家异常经营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其中包括春晓资本私募机构主体北京春晓汇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一代VC落幕。目前,春晓资本官网已无法正常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