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风口遇凛冬,核桃编程还好吗?

整个少儿编程赛道都面临质疑的背景下,核桃编程还能继续高速发展下去?

投稿来源:于见

不久前,新浪科技主办了一场2019科技风云榜年度盛典,在这场峰会中,儿童编程品牌“核桃编程”获颁了“最具潜力创业企业”,在公开的宣传语境中,这是“历史唯一”入选的少儿编程教育机构。

粗略算来,不管是少儿编程教育还是核桃编程品牌,它们都是新兴事物,成长历史都不算长。但核桃编程已经凭借在少儿编程教育领域的布局收获了不少用户。根据最新的数据统计显示,核桃编程目前的在读学员数量已经超过65万,增长速度十分迅猛。

此外,核桃编程目前已经进行到B轮融资阶段,它在去年下半年获得了由高瓴资本、华兴新经济基金领投的五千万美元融资,它正打算在AI教学等维度进行更大规模的投入和布局。

不过,虽然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核桃编程也在面临着极大的隐忧。就在核桃编程快速奔跑的同期,整个少儿编程行业“风口”正在迎来寒意阵阵的凛冬,行业内玩家爆雷、资金链断裂或者裁员的负面消息不绝于耳。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也给核桃编程未来的发展之路蒙上一层阴影,整个少儿编程赛道都面临质疑的背景下,核桃编程还能继续高速发展下去?

核桃编程的得与失

不可否认的是,在新兴的少儿编程行业中,核桃编程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但与此同时,作为一个立足少儿教育的新兴行业,它不可避免地会被大众审视:这种发展路径会不会让它在自身教育根基没有打牢的情况下就野蛮生长,对儿童长期的教育来说会不会也存在一些隐患。

相对于目前行业里的其他玩家来说,切入市场只有两年时间的核桃编程入局并不算早,有鉴于此,针对核桃编程来说市场上其实一直存在着一些对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质疑。

再加上核桃编程近年来快速扩张的发展策略与整体低价的定价策略,人们对于核桃编程的这种发展模式能否长期良性延续就存在了诸多疑问。

一直以来,核桃编程面向的都是小学生课外教育群体,主打的课程都是轻体验式,它往往采用价格相对比较低的图形化编程课程来吸引用户尝试,进而对学员进行编程教育启蒙工作。

从策略选择上来看,相对比较低廉的尝鲜价格的确帮助核桃编程比较快速地拓展了市场,也让它在以三四线城市市场为代表的下沉市场中获得了优势。

但需要指出的是,这种轻课程、轻体验的模式注定会是比较“基础”,那么背后的师资、教学能力等就不得不面临更高的要求了。特别是核桃编程目前发展时间还那么短、价格还那么低,它是否能够在课程水平、师资力量等维度实现快速积累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也许是核桃编程自己也意识到课程水平、师资力量不可一蹴而就,所以它目前的主打项目是所谓的“人机双师”,即通过AI和教师结合的方式来为学员提供教学。

不过,AI教学虽然看起来黑科技满满,但毕竟它还处于发展早期,AI教学的水平与质量还面临着诸多需要解决的难题。所以从长远意义上来看,核桃编程仍然需要长期积累自己的优质师资力量才能良性发展,AI目前并不能给到品牌核心的助力。

于是归根到底,就又回到了教育行业的根本上来,作为一家面向小学生群体的教育机构,其师资、教学能力才是重中之重,低价、AI甚至编程本身都只能算是辅助。从这个维度上来说,核桃编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另外,在目前帮助核桃编程取得高速发展优势的下沉市场领域,用低价切入三四线城市的策略虽说有助于平台扩张,但作为教育品牌,如果核桃编程不能在此过程中坚守好自己的品牌声誉,那么未来也会面临一些隐忧。

下沉市场并不是万用良药,特别是对于教育机构来说,这是一把“双刃剑”。即便在下沉市场取得优势,如果这种优势变成对于品牌低价、低质的印象,那么长期来看对于核桃编程也会有更多的危害之处。

行业遇冷,如何过冬是个大问题

自身发展所面临的得与失之外,整个少儿编程行业的“凛冬”可能也会阻碍核桃编程的后续成长。

去年底,妙小程、西瓜创客这两家少儿编程领域的头部玩家纷纷遭遇危机,前者停课、办公室搬空,后者发生大规模裁员。

头部品牌尚且如此,市场上关于少儿编程行业的质疑声又开始多了起来。对于资本推动下高速发展起来的少儿编程行业来说,它能否找到自己的良性商业模式?少儿编程的市场需求能否托起风口追逐者的野心?

其实早在三年多以前,少儿编程领域就开始飞速发展起来,一时间这条赛道被寄予厚望,号称规模体量很快会达到五百亿。于是,大量初创公司开始参与进来,几百家少儿编程公司纷纷进场。

但发展到现在,随着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以及行业热度降温,人们对于少儿编程有了更多的现实考量。

一方面,头部企业爆雷、资金链断裂、裁员的消息重创了市场对于少儿编程行业的信心,大量倒闭、跑路的教育机构也让很多人谈教育机构“色变”;另一方面,不少人开始质疑少儿编程是“伪风口”,资本过冬之后,就看出来它其实是在“裸泳”。

少儿编程到底是不是一个“刚需”市场?当市场存在的意义都在面临质疑时,人们对于少儿编程企业的目光也就自然愈发挑剔了。

家长能够理解并重视少儿编程的意义?教育机构能够承担好少儿编程的启蒙作用?应试教育环境下,少儿编程会不会得到大量家长的接受?这些疑问直接导致的就是少儿编程课程对于学员来说的“易替代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