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卖掉公司再创业,三年服务50万小程序开发者,公司估值超10亿元

基于小程序的发展潜力,作为服务商角色的阿拉丁有着很重要的“送水者”的角色,并且将在其中实现公司的价值。

2017年1月9日,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至今已有三年,上百万的开发者入局微信小程序。

2016年10月,离小程序正式上线还有3个月,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邀请大量国内互联网创业者进行了一场有关小程序的线下峰会——其中诸多创业者在微信首批200位内测小程序开发者之列。史文禄表示:

“当时收到内测的200位开发者中,有一半以上是我在互联网行业的老朋友,这个时候我意识到风向变了,小程序是个了不得的东西。”

(2016年11月4日,微信小程序开放公测)

到2019年年底,微信小程序数量超过300万个、日活突破3.3亿,而阿拉丁作为入局最早的小程序服务企业,在这期间也逐渐成长了起来。

阿拉丁最新发布的《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显示,2019年Q2人均安装App数量在56个,而人均使用小程序的数量已经超过60个,小程序人均使用量同比增长超过100%;另一方面,在开发者一端,已经有超过50万开发者使用“小程序·云开发”,全网小程序数量已经超过App数量。

而这仅仅只用了不到3年时间,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认为,2020年将是小程序商业化爆发的关键一年,他预计2020年,将有至少100家小程序单日DAU可以突破1000万。

“这些都在提醒我们——一个新的技术周期和时代已经来临。”

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认为,小程序互联网时代企业增速更加明显,照此增速,小程序发展再过3年,交易GMV过百亿的企业数量会达到25家,而到2020年底小程序交易GMV将超过3万亿。

流量红利消失后,传统的外延增长模式已经结束,内生增长成为新的模式,而以小程序为载体,用服务连接用户的商业模式将极大的降低开发者、服务商的成本、降低用户使用成本,提升体验。

史文禄认为,在PC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下一个时代正是小程序互联网时代。

(阿拉丁创始人 史文禄)

作为国内第一家小程序公司化的企业,阿拉丁从推出阿拉丁小程序统计平台开始,就不断进行产品、服务的推进和迭代,也获得了资本方的青睐:

2017年1月阿拉丁获得500万元的种子轮投资,2017年12月获得由阿米巴资本、创新工厂、清科创投投资的3000万元Pre-A轮融资,2018年2月再次完成金沙江创投、阿米巴资本、创新工场投资的6000万元A轮融资。

“即用即走”既带来了用户服务的便利,也意味着用户的抛弃成本更低,对小程序服务提供者来说,用户留存也是一个大问题。

对此,史文禄表示,作为小程序服务的提供者,需求将不是最关键的问题,用户习惯才是用户留存的核心,这就非常考验运营者的服务质量。

基于这样的需求,阿拉丁给开发者、运营者提供数据统计、运营服务、定制化解决方案等全域数据服务。

目前阿拉丁服务了全领域超过50万开发者,既有麦当劳、三只松鼠这样的零售企业,海盗来了、全民足球这样的小游戏产品,也有美团、苏宁、万达、快手等头部互联网公司。

基于小程序的发展潜力,作为服务商角色的阿拉丁有着很重要的“送水者”的角色,并且将在其中实现公司的价值。

01

趟过PC、移动互联网,预见小程序时代

2005年,毕业于行政管理专业的史文禄入职国科控股(联想控股母公司),史文禄第一次从商业的角度看到了互联网的巨大潜力。

史文禄开始琢磨当时的互联网形态,web 2.0时代,RSS、SNS、BLOG是三个代表元素,方兴东的博客中国就是当时最大的中文博客网站。到了2005年前后,以Facebook为代表的SNS社交网络成为全球大火的互联网模式。

工作不到半年后,史文禄认为这个领域非常值得投入,于是辞去薪水丰厚的国企工作,投入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中。

史文禄设想,如果可以搭建一个“BLOG+SNS”形式的交友网站,面向年轻、接受能力高、有社交需求的高校学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辞职后,史文禄花七十元钱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骑车前往北京理工大学招人帮忙做开发,用自己对于SNS未来发展,以及整个商业前景的分析,说服了一帮不认识的信息专业研究生。

“当时我没有什么资金,就是凭着一种预测去找人合作,回来的路上下着大雨,一路上我还在想产品设计,想商业模式。”

直到驶入了过街天桥下的深水中,史文禄才从自己的构想中反应过来。

几个月后,他们设计的第一个SNS产品一大户校园网上线,两个月前,王兴等人创办的校内网(人人网前身)也上线了。

其后,国内的SNS竞争日益激烈,校内网成为最大的校园网站,校内网被出售后与5Q校园网合并,这就是后来的人人网。

这期间,一大户校园网湮没在了互联网的惨烈竞争中。

“虽然第一个项目失败了,我仍然认为互联网是未来。”

2007年前后,史文禄做了几个信息网站,在站长生涯期间,他发现了互联网流量的商业走向发生了变化,当时有很多电子商务的公司向他们投放广告。

某次一个圈内的小型沙龙上,王俊涛提出,能否在互联网上去买衣服,这个问题启发了他。

“我突然间反应过来,中国互联网会从信息层面走向交易层面,电子商务一定会逐渐兴起。”

也是在这个阶段,陈年的凡客诚品上线,“网上买衣服”被更多人接受,其后,唯品会、聚美优品等电商公司开拓了更广泛的网络零售业务。

2009年,史文禄加入开心人网上药店,任董事总经理,短短半年时间,开心人网上药店销售额过亿,26岁的史文禄成为当时医药电商领域最年轻的操盘手。

一次与老百姓董事长的交流中,史文禄发现双方有很多理念上的一致,于是双方共同成立了专注于医药电商与移动O2O的医药电商公司老百姓医药网,并在其后几年,将公司业务规模做到了行业第一。

2014年5月,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这件事给史文禄敲响了警钟:“我意识到,这大概标志着中国电商格局的定型,我第一反应就是得赶紧把公司卖掉。”

后来回忆这件事时,他坦言当时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拼多多、云集等社交电商的崛起,证明电商的还有很大的创新发展空间。

“一个确定的事实是,那个时间段确实是移动互联网增长到头的节点了。”

2015年,史文禄卖掉了公司,失去了目标和方向感的他开始感到迷茫,开车去了很多地方旅行。

“我当时的感觉是,中国的技术互联网时代是有生命周期的,移动互联网崛起,PC互联网没落,2016年的时候,我在考虑移动互联网也应该很快就结束了,但下一个时代是什么?”

2016年1月份,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首次公开演讲,提到了将在微信内开发一个新的形态,叫做应用号,当年9月,应用号定名为“小程序”并开启内测。

首批收到内测邀请的二百多家开发者,史文禄有一半都很熟悉,“所以当小程序出来的时候我就意识到,小程序就是一个新的技术标准核心的互联网时代。”

敏锐意识到小程序机会的史文禄马上就行动了起来,有了阿拉丁最初的构思,和朋友商量后,他决定还是做平台化产品。

2016年中下旬,阿拉丁的第一批团队组建好,当年10月28日,阿拉丁在北京举办了中国第一场小程序行业峰会;

11月13日,微信小程序面向B端开发者全面开放;

11月15日,阿拉丁在深圳举办的第二场小程序行业会议上,正式发布了中国第一个小程序统计平台——阿拉丁小程序统计平台。

02

阿拉丁“卖水”

“我们在做的是一个面向整个小程序生态的服务。”史文禄这样定义阿拉丁在做的事,他认为,在一个生态的早期,做“单点”的业务死亡率很高,但是做第三方的“卖水的服务商”这种基于“面”上的业务,存活率比较高。

在业务层面,阿拉丁逐渐搭建起阿拉丁小程序统计平台、阿拉丁指数、小神推、阿拉丁开放平台、阿拉丁小游戏统计平台、小盟广告、水滴魔方等包括数据统计、运营服务、定制服务、广告业务等方面的业务。

史文禄透露,目前阿拉丁的业务结构比较完善,商业化才刚刚起步,公司运营成本仍是大头,整体处于略微亏损状态。

随着小程序生态的继续扩大,尤其是2020年可见的商业化空间会有非常好的增长前景,阿拉丁也会逐步提高自身的商业化输出能力。

“我们当下对小程序的任何高估,都是未来的低估。”史文禄认为,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值得用小程序再做一遍。

他认为,电商一定是小程序未来一个巨大的品类,“我过去做电商的时候,我认为中国电商格局已定,它其实压根就没有定,后来又有拼多多、云集等等一系列电商模式,今天我们又看到了直播电商。“

此外,随着微信广告资源的进一步释放,尤其是小程序对全广告形态的支持,史文禄认为,腾讯生态内的广告业务将会进一步提升,腾讯有可能成为国内最大的广告公司,而其中最大的承载体就是小程序。

在张小龙的构想中,社交与搜索,是小程序的主要入口,2019年,微信搜一搜升级后,对商品、内容、服务、品牌的“一触即达”成为现实。

史文禄认为,微信搜索直接影响的就是内容和电商领域,尤其是小程序内容与服务的搜索支持,是微信内部流量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很多商业模式,尤其是电商可能会被改写,因为品牌可以直连用户了。

“现在开放也不是全面开发,用户的习惯还没建立起来,一旦微信继续加强它的搜索,把入库提的更好,用户习惯进一步培养,未来的流量及商业效益是非常可观的。”

03

小程序开启的商业化未来

阿拉丁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微信小程序数量超过300万个,跨平台体系的全网小程序数量超过450万个。到2019年,小程序交易GMV过百亿的企业数量已经超过5家,全年来自小程序交易GMV已经超过1万亿。

据阿拉丁小程序统计平台及阿拉丁指数统计,在2019年,至少有23家小程序单日DAU突破1000万,其中峰值单日破6000万。

过去三年,微信小程序经过了一个非常迅速的基础建设阶段,各类小程序应用覆盖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用户对于小程序有了普遍认知,用户习惯已经养成。

2019年,微信搜一搜改版上线,强化了对小程序极其内容、商品的搜索能力;微信的广告资源得到了进一步释放,包括公众号和小程序的打通,小程序Banner、小程序激励视频、小程序贴片等广告形态也获得了全面支持;各种小程序电商形态不断涌现......

基于微信生态的海量用户,与小程序“即用即走”的特性,小程序能够创造的商业价值尚未完全开启。

2019年,第三届全球小程序生态大会上,史文禄对小程序互联网时代做了9大预测:

1,微信搜索赋能小程序将改变中国互联网流量的航向;

2,小程序电商将成为继传统电商、社交电商、直播电商之后的全新电商时代;

3,小程序+短视频+直播将会产生下一代去中心化的抖音、快手;

4,小程序让线上线下融通和生活出行成为新的品类市场;

5,高品质游戏会让小游戏进入第二次青春爆发期;

6,5G下,小程序在人工智能、云游戏以及Iot等领域会结合出新物种;

7,小程序将成为中国To B互联网市场爆发的新基础设施;,

8,小程序是传统企业互联网化最大和最好的一次机会;

9,小程序投放将成为广告市场的现象级存在。

小程序互联网之所以可称之为一个时代级的变革,就在于它所带来的互联网革新是全方面的。

一方面,微信小程序经过三年的基础建设期,在内容、生活、电商、游戏、工具等全品类、多样态的服务支持上已经比较完备,另一方面,微信之外,其他平台方的小程序生态也逐渐体系化。

《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2019》显示,目前头部平台正在开源建造生态,平台由分散走向“体系化”阶段:

使用百度、阿里、头条小程序开发框架的依附平台大量增加,自主搭建小程序的平台主将越来越少;微信小程序、QQ小程序虽未互通,但底层架构已经实现兼容。

此外,各小程序平台的新功能数量不断增加,其中商业化是核心方向。

从微信小程序的发展看,电商、游戏是两个变现路径短、效率高的品类,携程、美团外卖、抽奖助手等生活、工具类小程序在用户习惯和规模养成后稳步发展,此外,小程序内容产业也有新的创新效应。

从连锁零售实体打造的兴盛优选,2019年的GMV达到了百亿,其中,很重要的助力来自于小程序带来的连接、下单功能。

小年糕是基于微信生态面向小白用户推出的照片转视频的工具,以及由工具产生的内容构成的内容社区。目前单产品的用户已经突破5亿,MAU突破了2亿,日活长期在前五位。

小年糕创始人&CEO茹海波称,微信依然是内容型产品最好的土壤之一,特别是对小公司而言。用户分享的目的地、量最大的基本在微信,后面才是QQ、微博其它的社交平台。

在小程序带来的革新中,商家连接用户,实现商业规模化价值还有着非常大的空间,作为服务商的阿拉丁将会从多方面完善对B端客户的服务能力。

张小龙在阐述自己对移动互联网之后互联网形态的想象时,认为应该是一种真正的所见即所得的应用形态。

“所有的应用程序应该是一种无处不在,但是又可以随时访问的一种状态。它实现了触手可及的梦想。”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