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炸鸡店的常态:看着挺火,赚不到钱

看似快餐小吃的品类之王,其实是最没门槛的生意。

投稿来源:商业街探案

一家新自营炸鸡店的寿命有多久?“大酱哥”炸鸡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期待淘金的人:可能只有两个月。

“大酱哥”炸鸡原本开在上海市普陀区百联广场的地下一楼,被张亮麻辣烫和食其家左右夹击,主打产品是“酱酱鸡”,还有炸鸡排、炸鸡翅鸡腿,搭配一些芝士年糕、南瓜球类的辅食。其中炸全鸡的价格是64元,小食价格在10-20元不等,大众点评评分3.66分,有些消费者觉得味道不错。商场的位置靠近中环,周围没什么大商场,也算很热闹。

即便这样,“大酱哥”也没撑过2个月,因为这片地区的炸鸡竞争太激烈了。

在同一层楼,“1973继光香香鸡”在2015年就开业了,大众评分4.33分,梅川路小吃口味榜第五名,均价27元/人。此外,该区域还有一家2016年开业的“哆哆鸡”、2017年开业的“蜜哆哆韩式炸鸡”,人均价格都不高,也就是说,在“大酱哥”进入圈子之前,周围一公里以内至少已经覆盖了3家炸鸡小铺,更不要说还有其他油炸小吃,肯德基,麦当劳这样的大店。

“大酱哥”的关店并没有阻止炸鸡店的前仆后继。在该商圈,一家叫“舅老爷·麻辣鸡架”的新炸鸡店在11月刚刚开张。

在奶茶和炸鸡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2013年,来自星星的都敏俊教授把韩式炸鸡带到了中国,几乎同时,《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的歌火遍了大江南北;2017年,正新鸡排代言人黄渤参加《极限挑战》,带火了炸鸡排……目前,世界上流行的炸鸡,包括美式炸鸡 ,韩式炸鸡,泰式炸鸡,日式炸鸡,广式炸鸡等等,在中国市场遍地开花。

根据2019年11月大众点评数据,上海炸鸡店数量达到6552家,北京6718家,广州3617家,深圳3626家。对比上海的兰州拉面只有1207家,沙县小吃只有1944家,炸鸡店可谓完胜,而且这还没把肯德基,麦当劳这种连锁炸鸡汉堡品牌、有炸鸡产品的餐厅算进去。

炸鸡可能是门槛最低的生意之一。

王明(化名)是江苏盐城的一位炸鸡店老板。他原本在汽车4S店做销售,因为想要更自由点的生活,不被人管束,所以在19年年初和姐姐商量后,就准备自己开店。

因为王明没有食品从业者的经验,考虑到经济成本就把目标锁定到了奶茶,或者炸鸡。

经过和姐姐(合伙人)的论证后,王明选择了炸鸡,他认为,炸鸡从操作方式来说比奶茶还简单,容易上手,味道差距不会特别大,而炸鸡作为快消品,基本上3分钟就完成一次交易,因为没什么技术含量,等自己炸熟后雇两个服务员操作即可。而奶茶因为存在一定的操作壁垒,一个雇员要想学会做好一杯奶茶,一两个月都不一定行。此外,奶茶好的加盟品牌加盟费高的吓人,比如一点点光加盟费就要20万,而自创基本没戏。

最后,考虑到自己没配方也没供应链,王明就想到找一个相对成熟的品牌加盟。

加盟老牌炸鸡店正新?它好像有点颓势

最先进入王明视野的是老牌连锁正新鸡排,正新鸡排曾在国内的口碑很好,10元一块大鸡排,肉嫩多汁,更在17年跟着《极限挑战》大火了一把。于是王明先从正新鸡排的官网拿到了一份加盟明细:

加盟费3.5万元(合同3年一签,3年后免费续签)、保证金1万元(正常解约后可退)、管理费1.32万元(每年都要缴纳)、店面设计费5000元(设计师实体测量尺寸出设计图纸)、设备费2万元左右、首批食材铺货2万元左右,如果不算租金和装修,总投资大概在10-11万元左右。

而做炸鸡的话,店铺选址和装修层面也比较麻烦,因为要能做油炸小吃,店铺的总功率要达到16千瓦以上,同时还要有上下水系统。而正新鸡排本身对店铺的选址审核很严格,审核时间在3天左右,但店铺装修并无强制性要求,加盟商可以选择正新装修(1500元/平米),也可以选择根据公司图纸自行装修(这期间正新会安排人员做培训指导),只是要在开业前十天和公司报备即可。

那投资一家正新炸鸡店多久能回本呢?

王明算了笔账:就以上海为例,在一个不算市中心的街边租一个可以满足正新要求的店面价格大概在1-2万元一个月,王明注意到大酱哥关门后,特意去咨询了一下转让费,了解到大酱哥店铺的转让费是5万元,租金付三押三,一个月1.3万元,优势是装修基本全新,里面带两个冰箱一个炸炉。假设老板亲自上阵,省掉雇佣人的成本,盘下这个有基础的店做加盟,第一个月的投入就在20万元左右了。

在做到炸鸡油一天一换,保证不偷工减料正常的运营情况下,按照每个月1.5万元的房租计算,每天的房租是500元,水电煤油其他的成本价控制在300元,如果炸鸡一天的营业额在2000元,那么其原材料费一般会控制在800元左右。

那么纯利润每天只有400元。在老板亲自做工的情况下,每个月如果保证6万元营业额,纯利润就在1.2万元。也就是说如果要回本前期投资时间至少是一年,而且必须保证平均每月的营业额在6万元以上,至于是否能保证每个月有6万元的销售额,正新鸡排的人告诉王明,每天营业额至少可以有2000到3000元,多的时候1天1万元,十个月就能回本。

就在王明纠结的时候,一个业内的朋友给他泼了冷水。这位朋友告诉王明,正新鸡排已经有颓势了:

首先,以前的正新鸡排以性价比著称,但是现在的品质已经大不如前,网络上吐槽的越来越多,“其实现在因为成本的上升,炸鸡是在涨价,但别人卖的贵是在做品质和服务的升级创新,正新以前以物美价廉著称,涨价的同时还被吐槽面粉比肉多,甚至有卫生问题,消费者自然接受不了这种落差。”这位朋友告诉王明。

然后就是区域保护的问题,朋友提示王明,如今正新鸡排的区域保护在500米范围,实际上和没有没什么区别,再说,以如今炸鸡店的竞争来看,正新就算扩大保护半径,也等于是给其他的炸鸡店挪位置。

被朋友提示后,王明赶紧跑到外卖平台看正新鸡排的销售情况,结果让他有点头疼,美团外卖数据显示,目前上海市正新鸡排丰庄店外卖月销售量是689笔,近铁城市广场店月销额只有327笔,曹杨路月售410笔,最惨金沙和美店月售仅仅只有88笔。而距离其1.1km的地方“今晚吃鸡”月销售却有28288笔,距离其1.2km的“超级鸡车”月售额也在1128笔。

外卖数据成了最后一根稻草,王明决定放弃加盟正新鸡排。

叫了个鸡?商标有麻烦

放弃正新鸡排后,王明把目光投向了另外一家名字特别吸引自己的品牌,“叫了个鸡”。

“叫了个鸡”在14年成立,算是童子炸鸡的开创者,也曾经风靡一时,尤其是名字让王明很有拥有的冲动,但等王明深入研究了“叫了个鸡”的加盟潜力后,深深地失望了。

原因就出在这个名字上,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该品牌的商标迟迟申请不下来,甚至还在2017年3月,因为宣传用语违背广告法,被罚款50万元。同时,就因为商标没注册下来,被大肆模仿抄袭,满大街的“叫了个鸡”,“叫了一个鸡”,“叫了个炸鸡”……让王明傻傻分不清楚。当市场作乱后,“叫了个鸡”就再也发展不起来了,而各种炸鸡小品牌又开始兴起,比如炸鸡星球,蜜哆哆炸鸡,bigbear韩国炸鸡,超级鸡车等等。

王明最终选择了新兴起的一家炸鸡品牌加盟,据说该品牌的供货商和正新鸡排的供应商是一家,但加盟成本要低得多——加盟正新鸡排前期投资在11万左右,而这个价格可以拿到该品牌的区域代理。在总部培训后,王明开始找到一家商场租了场地、买机器、装修,雇人,初始投资也达到了20万左右。

王明的炸鸡店最终开业的时间在夏季末尾,因为天气不错,他又比较注重卫生和品质,炸鸡的油基本一天一换,厨房开放,所有的操作消费者都看得到,也算积累了一批客户,在国庆时期,一天的营业额可以到3万多。但如今到了冬季,生意明显不够景气,指望外卖,扣点又很高,好在商场对商户的保护还不错,没什么竞品,也就是对面开了一家炸肉串的店,所以王明对一年后回本还是有信心的。

在加盟和自创左右为难,她最后放弃了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王明一样,一开始就坚定了加盟的念头。李慧是95后,父母打工到50多岁,实在干不动了,就想着给父母寻摸一个小生意,在家门口做点奶茶、油炸小串、炸鸡之类的容易上手的生意,不求挣大钱,只要不用太辛苦,有个稳定的生活来源就行。

李慧最初想的是找个品牌加盟,能省心。但是和餐饮业的朋友聊这事儿的时候却没获得支持,朋友的观点是:加盟不合算,有那个钱不如自己开店,什么都由自己控制,不用被品牌绑架,比如炸鸡的机器可以不要买太大的型号,费油费电,中号的刚刚好。而朋友又告诉了她不少加盟的坑儿,说李慧这种萌新还是不要趟加盟混水的好。

而另外一波朋友又劝她不要自己做,要找靠谱的品牌加盟。其中一位的观点是,个人永远做不过品牌,主要是个人对供应链的议价能力和品牌不能同日而语。比如一块儿鸡排,个人拿成本要5元,品牌只要花3元,还能拿到更好品质的鸡排,再说,一般大型品牌会和外卖平台有合作,给予品牌性的大型满减活动,拥有前排资源,有相对较低的扣点。这些都是自立品牌无法拥有的资源,也就无法在外卖平台拥有竞争力。

这位朋友告诉李慧:“首先你的选址就可能会出现问题,并且自己开店会遇到各种繁琐的事情,比如什么餐饮营销、人群定位、供货渠道,都是很繁琐的工作内容。打个比方,你刚开业的时候,这个店,你找到一个好的供货渠道,成本很低,但是你时间久了以后,这供货渠道不稳定,你就还要再去找。”

这让李慧左右为难, 一位在餐饮业打拼四十多年的叔叔的告诫,让她放弃了做炸鸡的想法,叔叔说:“像炸鸡这种满大街都是的产品,技术含量低,能复制,口味单一,会上火还没有营养的东西不建议你做,这种东西缺乏核心竞争能力,你开了,就算能挣钱,你旁边马上就会再开一家,你就惨了。”

后 记

在发稿时,商业街探案联系上了大酱哥炸鸡老板,询问他的关店原因,对方只说了一句话:“做不好,不做了。”就挂了电话。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