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战略”会是猎豹移动的下一个突破口吗?

从发展现状来看,猎豹移动的下一个十年注定更加艰难。

投稿来源:于见

不久之前,近年来不断鼓吹“All in AI”的猎豹移动发布了最新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根据财报信息显示,猎豹移动在今年第三季度实现总收入为9.2亿元人民币,同比降幅高达32%。受营收同比大幅下滑的影响,猎豹移动自发布Q3财报之后股价便一路下滑,已经从本月13号财报发布当日的4.31美元跌至目前的3.46美元,跌幅近两成。

这当然不是猎豹移动股价的第一次“跳水”,再往前看,自从2014年5月猎豹移动在纽交所上市之后,它在这五年中就持续经历着股价“瀑布式”下跌的态势,从最高峰的36.63美元,到现如今的不到4美元,总市值缩水至4.82亿美元的规模。回想猎豹移动CEO傅盛曾经放出的“百亿美元”市值目标,猎豹显然已经渐行渐远。

放眼猎豹移动近些年来进行的多次业务转型,我们可以发现:在巨头林立的市场上,猎豹移动愈发“举步维艰”。其总营收规模持续下滑,主营的三项业务也都在面临着巨大的生存挑战。在未来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喊出“All in AI”口号的猎豹移动前路注定坎坷。

多次业务转型下,猎豹之路越走越窄

曾用名“金山网络”的猎豹移动,2010年后在傅盛的带领下开始从传统安全软件厂商逐渐向互联网企业转型,它一度打造出了“金山毒霸”、“猎豹浏览器”、“金山毒霸网址导航”等红极一时的明星产品,那段岁月可谓是猎豹移动发展历史上的“黄金期”。

随后,为了避免与国内腾讯、360等互联网巨头的正面“死磕”,猎豹开始转身聚焦海外移动端工具市场,发布了“战略级”应用猎豹清理大师,并围绕猎豹清理大师在海外市场相继发布了猎豹安全卫士、猎豹3D桌面与猎豹输入法等一系列工具性产品。

海外移动端工具布局也帮助猎豹移动实现了较大的成功,在此之后,猎豹移动围绕移动端陆续又开拓了更多的互动娱乐业务,例如手机游戏“钢琴块2”、“砖块消消消”,直播社交产品LiveMe等等。2016年9月,猎豹移动开始布局AI领域,在宣布“All in AI”的同时,投资了智能服务机器人公司猎户星座。2018年,它一口气发布了“小豹AI翻译棒”、“豹小秘”、“豹咖啡”等五款机器人产品。

数年间,猎豹移动历经多次业务转型,业务开拓越来越多,产品矩阵越来越大,从移动端工具、广告平台、手机游戏到直播平台、AI产品等多个领域均有涉足。但需要指出的是,资本市场要靠实力说话,从猎豹移动近几年发布的财报数据来看,其营收数据已经连续多个季度下滑,市值和股价也不断“跳水”,猎豹移动交出的这一份答卷显然没能让市场满意。

根据最新的三季度财报显示,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猎豹移动的总营收分别为10.9亿元、9.7亿元、9.2亿元,同比降幅分别为5%、12%、32%。营收增速不再、市值距巅峰时蒸发超过九成的背景下,猎豹移动和它高调的创始人傅盛已经越来越难圆自己过去画过的那些大饼。

据了解,猎豹移动总体营收主要由三个部分构成,它们分别是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移动娱乐和AI产品的业务收入。

在这三个主营业务中,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的业务收入占猎豹移动营收“大头”,其中囊括了基于旗下工具产品的在线广告、广告代理服务、互联网安全服务、其他产品相关服务的收入。然而近年来,随着各大智能手机企业陆续开始推出自己的移动端工具应用,移动互联网工具市场“红利”逐渐消退,猎豹移动的这部分业务逐渐受到波及。

财报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猎豹移动来自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的营收分别为38.71亿元、34.40亿元、31.19亿元,整体呈逐年下滑趋势,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84.80%、69.15%、62.61%。

在2019年的前三个季度里,猎豹移动的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业务营收分别为4.98亿元、4.24亿元、3.53亿元,下滑态势仍在继续。目前它距离上年该部分业务31.19亿元的规模还有18.44亿元差距,但时间却只剩下了一个季度,所以可以预计的是,除非发生“奇迹”,否则猎豹移动今年该部分业务规模及所占总营收的比重将继续下滑。

其实,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的营收下滑早有“端倪”。猎豹移动在自己的2018年年报中提到,2017年5月和2018年1月,猎豹移动的一些海外业务合作伙伴分别停止在手机锁屏上投放广告,这些举措使其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业务收入受到了影响。

除此之外,猎豹移动旗下工具服务类产品的口碑表现也在面临危机。2018年11月底,广告监测平台Kovacha在国外聚合类新闻网站Buzzfeed上指控猎豹移动旗下的7款应用涉嫌广告欺诈,随后猎豹移动方面虽然对该指控予以否认,但相关业绩表现却受到波及,其2018年第四季度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6.3%,为7.83亿元。

并且在新浪微博等平台上,也有不少用户吐槽猎豹移动的产品存在捆绑安装等问题,产品体验的下降致使一些用户选择“离场”,这进一步影响了猎豹移动旗下工具服务类产品的表现。

需要指出的是,在移动猎豹的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业务营收占比下降的同时,移动娱乐业务营收占比逐渐上升,这也是猎豹移动过去所谓的“从工具产品向内容产业的业务转型”。

傅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工具类产品只是一个获得用户的初级入口,而产品的本质需求则是在触达用户后延长用户的使用时间。于是,为了寻找到工具产品之外让用户停留更长时间的新业务,移动猎豹在近年“All in AI”之前,先选择重点布局了内容型移动娱乐业务。

2016年4月,猎豹移动推出直播社交产品LiveMe ;2016年8月,猎豹移动宣布以5700万美元收购全球移动新闻服务运营商NewsRepublic,还投资了短视频平台Musical.ly,发行了“滚动的天空”、“跳舞的线”等轻游戏。根据官方说法,猎豹移动“在直播、信息流、短视频和轻游戏四大领域完成布局”。

2016年至2018年,猎豹移动的移动娱乐业务整体呈增长趋势。数据显示,移动娱乐业务收入在这三年分别为6.93亿元、14.96亿元、17.7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5.18%、30.07%、35.71%。2019年第三季度,猎豹移动的移动娱乐业务收入为5.32亿元,同比增长6.9%。

主营业务竞争激烈,突围“难于登天”

从上面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来,虽然猎豹移动的主营业务分为三个部分,但是工具产品和移动娱乐这两项业务长期占据了其总营收超过九成的比重,但这两项业务面临的竞争态势却不容乐观。

在工具产品业务领域,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面临着完全同质的360集团的竞争,当年的金山毒霸正是在360的强势竞争面前“黯然退场”、寻求国外市场的。而现在的猎豹系列产品在面对360时,同样没有太大的竞争优势。

在移动娱乐业务领域,猎豹移动以轻游戏、直播为主要产品,但是在游戏市场中,面临着腾讯、网易等头部玩家的打压,在王者荣耀、阴阳师、和平精英等竞争力强大产品的对比下,猎豹移动的游戏无论从“吸金”还是吸引流量上来讲都不占有优势;再说说猎豹移动旗下的直播产品LiveMe,尽管该平台在2016年成功位居Google Play美国地区社交类排行榜第一名,并入围了Apple App Store美国地区社交类排行榜前三名,但是现在,随着YouTube和Twitch的发展,LiveMe的市场份额已经被大大压缩。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猎豹移动才又一次谋求转型,开始押宝“AI战略”。2016年9月,猎豹移动投资了AI公司猎户星空,借此转型到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业务上来。但多次的业务转型之后,猎豹移动已经被外界贴上了“多面开花”、“投机”、“赚快钱”的标签,在这种持续的负面印象和业绩表现堪忧的背景之下,AI真的能够成为猎豹移动新一轮的“救命稻草”吗?

营收占比甚微、巨头高维打压,AI业务前景渺茫

可惜在布局AI领域后,猎豹移动的业绩表现依然不太好看。2019年Q3财报显示,AI业务在该季度为猎豹移动带来3475万元人民币的营收,同比增长88%。但与上个季度相比,环比却下降了28%。更严重的是,该项业务营收在猎豹移动该季度总营收中的比重只有3%。

从2016年就开始押宝AI领域,一直鼓吹到了2019年底,将近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但AI业务的营收份额却只有区区的3%。虽然受益于“小豹AI翻译棒”、“豹小秘”、“豹咖啡”等智能服务机器人产品的发布,AI业务的确实现了大幅增长,但这也只是因为猎豹移动AI业务原来的表现“太差”。

猎豹移动发展AI真的有未来吗?

目前,国内AI领域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随着AI行业潜力的释放,腾讯、阿里巴巴等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华为等掌握了大量终端流量的厂商也开启了AI领域的研发布局,这从近年来各家“大厂”不断发布的智能音箱、AI电视等产品就已经初见端倪。

而在头部互联网巨头们正式进入AI领域之后,无论从技术还是从资金实力上来讲,猎豹移动和这些巨头都没有可比性,在未来各家真正开启市场份额争夺的时候,猎豹大概率会被排斥出局。

当然,猎豹移动也并非没有任何优势。因为“入场”时间较早,翻译棒等产品的推出已经帮助猎豹移动占得了一定的市场,随着AI领域市场的不断广大,几家巨头显然不可能完成对整个市场的占领,所以猎豹移动还是有其生存空间的。但固然有着多年做产品的运营经验,猎豹移动想要“以小博大”、由外向内在AI驱动产业中站得自己一席之地却显得不容乐观,AI领域重投入、强探索的特性注定了猎豹移动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它过去在其他领域所取得的成功。

来看看猎豹移动现有AI业务的体量,从财报角度,猎豹移动在今年第三季度实现的AI业务总营收为3475万元人民币,猎豹移动旗下猎户星空智能服务机器人服务人次超过1.3亿,语音交互频次日均超200万次,还有超过5000台机器人值守超800家客户。

这些数据看起来“挺美好”。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猎豹移动的AI业务离全面落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AI业务环比已经出现了较大比例的降幅,业务体量在总营收的盘子里一直微乎其微,这样的一个猎豹移动离“All in AI”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另外,在猎豹移动重点押宝的机器人业务领域,该领域的核心AI技术层面一直面临着投入巨大、研发周期长的问题,全球科技和互联网巨头固然不会担心资金投入的问题,但猎豹移动想要在此过程中取得行业优势就有点难了。

在头部互联网、科技公司以及大量巨头背书的明星创业公司全面拥抱AI的背景下,猎豹移动此时未能在AI业务层面获得优势,那么未来它想要获得优势就更难上加难。

如何在人工智能算法、搜索引擎算法等领域获得优势?如何打造让用户接受的产品与服务?如何开创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如何构建属于企业的AI生态闭环?这些都是摆在猎豹移动面前的难题。“AI战略”会是猎豹移动的下一个突破口吗?从发展现状来看,猎豹移动的下一个十年注定更加艰难。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